文學樓 > 都市小說 > 在古代搞事的日子 > 第162章 廖鈴玉

第162章 廖鈴玉

 熱門推薦:
    廖喬玉咬牙道:“這好好馬怎么驚?我們一同出來,偏我的馬驚了,王嬤嬤下落不明,咱們險些遇難,若說是意外,我怎么也不信!

    銀翹紅了眼圈:“縣主已經差人去通知,小姐,這事依奴婢所見,還是要老爺給做主,那幾個歹徒說的明白,是受人之托,這次沒有得手,誰知道以后還有什么!

    廖喬玉恨恨道:“父親心一直是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害我不是一次兩次,父親哪次又真心過問過!

    銀翹又道:“那咱們去舅爺家住些日子呢?”

    廖喬玉苦笑:“這也不是長久之計,我一天不出嫁,她們就一天不死心,既然她一心想著攀上侯府的高枝,當初又何必許下這門親事!

    主仆二人一時也沒有好的辦法。

    侍郎府里也是一片混亂,廖希棟才從衙門回來,就看到家里一片慌亂,今早夫人廖衛氏帶著兩個女兒去寶定寺上香,誰知就出了意外,大女兒喬玉的馬車受了驚,將廖喬玉帶入深山,甩下山坡不知所蹤,隨行的護院去找也沒有找到人,只在山坡下找到馬車殘骸,還有被驚馬甩下來的王嬤嬤,王嬤嬤為了扯住驚馬才被甩下的,受傷甚重,發現時已經氣息微弱,身上還被滑落的大石壓著。

    廖希棟吃了一驚,這個女兒是亡妻所生,自己雖然不甚寵愛,但是嬌生慣養著的,嗯,他以為如此而已,這會去上香出了這樣的意外,一顆心也提到了嗓子,急令家丁再去山里找。一邊還責怪廖衛氏沒有照看好女兒。

    廖鈴玉哭道:“父親就只怪母親,誰知道馬怎么會受驚,難道母親想看著姐姐出事嗎?”

    廖衛氏也哭道:“老爺既然怪罪于我,那我便給喬玉賠命便是!闭f著跳起來就要往柱子上撞。身邊的嬤嬤忙抱住她,求道:“老爺,您可錯怪了夫人,這畜牲受了驚嚇關夫人什么事?”

    侍郎府一時鬧的不可開交,雞飛狗跳。門外小廝忽然來稟報,說宣王府的護衛來傳信,說安平縣主在寶定寺后山遇到受傷的廖大姑娘,將她救到寶定寺,慧慈大師已經為姑娘診治,恐侍郎大人擔心,令人特來報信。

    廖希棟大喜,忙跑到前院,廖衛氏和廖鈴玉停了哭,面面相覷,這關安平縣主什么事?廖喬玉這小蹄子運氣也太好了吧?難道說那幾個殺手失手了?

    廖鈴玉小聲問道:“娘,這個安平縣主就是那個從北疆回來的女土匪?”

    廖衛氏點頭:“正是,你外公說這位縣主目前風頭正勁,戰功赫赫,頗得圣上賞識,牡丹宴上又露了一手,也入了皇后娘娘的眼,而且跟宣世子,楊小侯關系密切,不知道這兩位動的什么心思,怕是將來會在這兩位中間擇婿,你外公還特特叮囑我,若有機會不妨與她交好!

    廖鈴玉吃驚:“剛才小廝來報,是王府來人報的信,可見她今日是和王妃娘娘一同上的山,難道王妃默認世子與這女土匪的私情了?”

    廖衛氏道:“女土匪又怎樣?人家現在是縣主,還是四品將軍,雖然沒有實權,可手下也有可用之人,就沖前番化解御史彈劾,皇上對她可寬容的很,你聽娘的,千萬不要與這人交惡,萬一不小心,就把禍水引到身上!

    嬤嬤也不住的點頭,道:“夫人說的極是,這些日子京中傳言甚多,這女土匪出身不好,但入了宣世子的眼,在自家門口打了娘娘賞賜的管事和嬤嬤,還令人打了唐培,唐公子也是好打的?太傅大人據說非但沒有生氣,還送了她開府大禮,宮中娘娘也賞賜頗豐,牡丹宴上打了四殿下和七殿下,皇后娘娘都沒有責罰,她可不是個好相與的,二小姐若是對上可要小心!

    廖鈴玉撇嘴:“再怎樣不過是仗著有些軍功罷了,一個無甚根基的人難道還能上天?”

    賀蘭雪有話說:咦?你咋知道我要上天?

    廖希棟這次不敢耽誤,令人套車,又帶了兩個婆子,幾名家丁,自己親自去寶定寺接女兒。趕到寶定寺時,天已近申時,王妃不愿意摻和他們的事情,用完齋飯就帶著魏歌下山去了,臨走細細叮囑她一番,又給賀蘭雪留下幾名王府護衛,嗯,賀蘭雪出門比較省事,既然跟了王妃一道,一個護衛都沒帶,就帶沁香和品茗兩個,也虧得如此,還有輛縣主府的馬車,不然連坐騎都得王府給留下。

    賀蘭雪就在后面的禪房與廖喬玉閑聊幾句,廖喬玉不住的感謝她的救命之恩,賀蘭雪只淡淡一笑未再多說,只叮囑她日后多加小心。又讓沁香幫銀翹也上了外傷藥。

    廖喬玉給碰到頭,頭暈難耐不住的想嘔吐,賀蘭雪輕嘆,這是打譜要她命的節奏,這姑娘生的秀麗無雙,明眸善睞,是個標致的美人,這又是誰下這樣的死手要害她呢?銀翹自然也不便多說什么,只在一邊抹著眼淚。

    有小沙彌在禪房外通稟,說道廖侍郎大人來接女兒了。賀蘭雪看了眼廖喬玉,廖喬玉眼中眼淚又不住的淌了下來,賀蘭雪拍拍她手,輕聲道:“廖小姐,有些事情總是要面對和解決的,我不知道你這次是因何而起,可若有人給我下這樣的黑手,我必會加倍奉還。旁的話我也不便多說什么,廖小姐是個聰明的,好自為之吧!绷螁逃窨粗矍斑@張英氣中透著幾分張揚的臉,默默點了點頭。

    賀蘭雪擺手,示意沁香開門。

    廖希棟大步進了禪房,看到女兒和銀翹臉上都帶著傷,不由心疼不已,握了女兒的手腕急道:“喬兒,你可要緊?聽說你們出了事,可急死為父了,你若有個好歹,我怎么對得起你故去的親娘!”

    廖喬玉見到父親,眼淚如珠子般滑落,哭得抽咽,半晌方道:“父親,女兒今番遇難,多虧遇到縣主相救,不然就算保住性命,清白也被毀了,父親,您要為女兒做主找到那個要害女兒的人,也得替女兒好好謝謝縣主!保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188即时比分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书 十一运夺金基本走势 澳门棋牌网上娱乐 江苏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结果 日本动作片番号网站 麻将app下载 贵阳微乐麻将下载安 秒速快三精准计划下载 江西11选5开奖号 乐透彩开奖查询 免费手机炒股软件 不会打麻将怎么学 电脑怎么玩股票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