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都市小說 > 北方有二哈 > 第49章 什么聲音?

第49章 什么聲音?

 熱門推薦:
    北方有二哈最新章節

    日頭似乎轉眼間就爬上了頭頂,茍特帶著大家找到了一棵足足需要三人以上才能合抱的大松樹,把樹下的比較平攤的空地作為了午間休息的落腳點,站在大樹下,還能聽到遠處小溪潺潺的流水之聲。

    “老師,為什么不在水邊休息?”露娜動了動耳朵,好奇的往水聲傳來的方向張望著,開口問道。

    “水邊對于你來說還太危險。我去打獵,你乖乖不要亂跑,特別是不要去水邊。照顧好你老師和麗雅,聽到沒?”回答露娜的是塞繆爾,他的語氣中透著露娜陌生的嚴厲。

    “哦……”露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就看著她叔眨眼化作獸型,竄入了林間,才有些遺憾的往遠處流水聲傳來的方向不舍的望了一眼。

    其實別看走了一上午,但此時的露娜依舊是懵的,主要是一路走來讓她總有一種,上輩子從各種平臺上看到的野外生存技巧都是騙人的錯覺。

    就拿這溪水來說,這一路上,他們所走的路線,其實大多數時候都是跟著溪水來走的,可她卻只是能聽到溪流的聲音,卻從不曾靠近過。

    還有就是這個世界的野生動物了。

    雖然鳥叫聲四處都是,可這山里的動物,遠沒有露娜想象中的隨處可見,這一路順著山勢上來,她滿打滿算的只見到了兩種生物。

    一種是山雞,羽毛華麗,個頭兒也大,一只頂露娜上輩子見過的兩只那種,最不一樣的是,這里的山雞居然是長著兩對翅膀的,雖然也不會像鳥那樣飛,但人家四個翅膀一扇卻能上樹,而且那高度,絕對是讓她這樣不會爬樹的四腳獸望塵莫及的那種。

    還有一種就是蛇了,茍特要采藥,會見到草叢里的蛇其實不稀奇,但問題是這里的蛇它是長腳的!

    想到那從頭到尾肚子下長滿了腳的蛇,露娜這個原本不怕蛇的,就忍不住渾身的毛都要炸起來,她深覺,這里的蛇簡直就可以堪稱密集恐懼癥患者的墳墓了!

    “你與麗雅別走遠,在附近撿些柴就好!逼執匕蜒b滿草藥的背簍放在樹下,開始清理地上的松針。

    露娜應了一聲,跟在了麗雅的身邊,開始撿柴。

    這事對于有手的麗雅不復雜,看到小樹枝建起來就是,可對于露娜來說,就顯得有那么點兒痛苦了,主要是她得下嘴去叼。

    林子里的樹枝,哪里有干凈的?

    帶著泥灰,掛著干枯的苔蘚的都是小意思,最讓露娜接受不來的是有趴著小蟲子,或是上面明顯有蟲子洞的,甚至還有掛著密密麻麻白色蟲卵的。

    反正露娜覺得若不是還有個麗雅在身邊,她怕是永遠都撿不到足夠的木柴的。

    “有你真是太好了!”眼看著麗雅撿起了自己盯了半天,都沒有勇氣下嘴去叼的樹枝,露娜由衷的感嘆道。

    “那我就一直陪著殿下!丙愌怕勓詫χ赌让虼蕉,自從離開王庭,她發現她對這個小公主的懼怕越來越少,甚至因為小公主偶爾不經意的暖心行為,讓她有了一直留下來的想法,而不是再把照顧露娜當做單純的工作。

    “好呀!”露娜答得干脆。

    盡管她知道一直把麗雅留在身邊最多也就是想想,不過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實現的,或許她可以從騎士里面給麗雅挑個夫婿也不一定呢?

    當然狼族的騎士她覺得不太可能,畢竟那些人十之都是貴族出身,更是直接受國王管轄。

    出身這種東西,就算露娜不在意,但她也不保證人家貴族家里不在意,倒是其他種族平民出身的騎士,麗雅要是想嫁的話,露娜覺得她還是可以幫上忙的。

    而且按照雪狼國的制度,等她成年,就可以找老爹把麗雅的夫婿要過來放在自己手下,那樣的話,她就可以無論走到哪里都給小兔子撐一輩子腰了,還可以看著小兔子生下一只又一只毛絨絨的小小兔,光是想想被一只只長的軟萌軟萌的小兔兔包圍,露娜就覺得美的不行,“咯咯”

    “殿下笑什么呢?”麗雅被露娜這莫名其妙的笑聲,搞得心里有些發毛,小心問道。

    “我在想要把你嫁給誰,才能讓你一直留在我身邊!”露娜對著麗雅眨眨眼,故意逗弄道。

    麗雅聞言面上一紅,卻不知怎么的,腦海里不由自主的就冒出了一個陽光俊朗,又不失溫柔抱著小狼崽的身影,她似乎好久沒有見到那個人了呢!

    “殿下……”

    “咔嚓!”

    “噓……”露娜耳朵動了動,可再細聽,卻發現很難尋到剛剛那樹枝斷裂的聲音是從哪里傳來的,“你聽到什么聲音沒有?”

    “聲音?”麗雅聞言愣了一下,一對長長的大耳朵瞬間從頭頂彈了出來,抖動了幾下后,她才搖了搖頭,四下逡巡了一圈兒說道,“或許是鳥踩落掛在樹上枯枝的聲音吧!”

    “是么?”露娜歪歪頭,原地轉了一圈兒,最終把目光落在了不遠處,唯一可以遮擋視線的荊棘叢處,可看著那一根根在陽光下泛著木質特有光澤的尖刺,她又遲疑了。

    上山的路上他們就碰到過這種荊棘,那尖刺硬到可以在塞繆爾的皮膚上劃下血痕,露娜也是見識過的,而且據茍特講,那尖刺還帶有一定的毒性,會使得被劃傷或是刺傷的傷口又疼又癢,若是跌進去滾上一滾,搞不好還會中毒而死。

    那里面會藏著什么么?

    回頭望望遠處茍特依稀可見的身影,露娜到底覺得應該不會有什么作死的東西往那里面鉆,便沒有靠近那片密集的荊棘叢,只對麗雅說道:“咱們再撿一些,就回去吧!”

    不遠處的荊棘叢里,安東尼用胳膊壓著小雌性,忍著傷口處被毒性放大的痛癢,眼中的緊張之色在露娜和麗雅轉身離開后,才淡了下去。

    要知道,他的目的是希望能找到機會,讓露娜一行收留他們三個,帶他進入富人區尋找父親的同時,也能讓跟著他的兩小只過上更好的生活。

    可若是這般被發現,那這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全都成了無用功,不但如此,他們甚至還有可能因為窺視那只小幼崽,被對方以他們的行為造成了威脅為由而殺死。
牛牛电子游戏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果 闲来广东麻将手机版 华东浙江十五选五的走势图 第一理财可靠吗 黑龙江22远5走势图 有一个捕鸟游戏叫什么 天津二人麻将规则及玩法 上海快3遗漏数据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 欢迎访问皇冠比分 pc蛋蛋群 金陵棋牌游戏中心? 内蒙古11选5每天几点开始 股票融资功能 发行股票的优缺点 东北麻将打夹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