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修真小說 > 染血的天路 > 第五十九章 賠償

第五十九章 賠償

 熱門推薦:
    隨著最后一聲“!表懫,已經胖得快成球狀的鐵腳便從那后院墻上飄了進來,穩穩地落在了典力身邊。右手拿著一支筆,墨跡未干,左手一本帳冊隨意地捏著。

    看這模樣,應該是在酒館里正算著帳,卻被這里的動靜給吸引了過來,連那帳本和筆都來不及放下就匆匆趕來。

    “你們都在干什么?”鐵腳黑著臉,滿臉都是不悅。

    現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方才還在窗口那兒看熱鬧,唯恐天下不亂地叫囂著的獵人們瞬間沒了剛才的勁兒。

    “鐵老大!”

    “鐵老大,什么風把您吹來了!

    “鐵老大,您忙,您忙,我們就不打擾了。哈哈……”

    這群人邊打著招呼,邊訕笑著離開了窗戶的位置,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這窗戶口只剩下幾個小侍女還在嘰嘰喳喳地小聲說著,指指點點。

    “鐵大!

    典力收回了作勢欲撲的身勢,恭謹地站在鐵腳身邊。他本是強壯的身材與鐵腳這圓桶狀身材一比,卻又顯得苗條不少。

    “鐵老大……”

    旁邊的李猴兒和胖虎打了聲招呼,就站在那兒不動了,靜靜地看著鐵腳怎么處置這事兒。不遠處,那個鬼蛋還在捧著斷掉的幾個手指大聲哭喊著,叫著爸爸。

    這等情形,足可以看出鐵腳在這個小鎮獵人中的威信。

    通天路開啟后,靈氣大增。焦土鎮從無到有只經歷了短短幾年,然后發展到現在這般繁華,就是因為這里來了大量的獵人。

    在通天路打獵是需要得到黑甲軍的允許的。黑甲軍營并不管這檔子破事,所有獵人注冊的程序都是在酒館中完成。而鐵腳正是這一切的主管。

    作為一個合氣境的大武者,以武服人這一點肯定是不成問題的。十年前驚天一戰,血染通天路的英雄人人崇拜。鐵腳雖然已經退役,但實際上依然是黑甲軍在焦土鎮的代言人。

    正是這些原因,才讓這些獵人們見到鐵腳就像老鼠見了貓兒一般聽話。

    “典力你是怎么回事?你一個不愁吃不愁穿的優秀獵人怎么也跑到這等地方瀟灑來了,而且還在這里和別人打架?你看看,我這邊帳都沒算清楚,就跑了過來。你說,你該不該打?”

    鐵腳揮著手中的筆和帳本,滿臉怒氣地看著典力?催@生氣的模樣,似乎要把這筆戳到對方的鼻子上。

    典力卻絲毫沒有害怕的意思,他知道這位鐵老大的脾氣。別看他滿臉怒氣,其實都是裝的,他的心里一直都對獵人愛護有加。而現在這副模樣,估計是裝給暗處的人看的。

    “老大,不是我想惹事,而是這妖物吃了我的小紅!钡淞φf這話時,特地提高了音量,把這句話傳遍了這后院的每一個角落。

    “嗚嗚嗚——”

    對面的鬼蛋這時卻蹲了下去,捧著手只顧著哭泣,枯瘦而高大的身子便是蹲下去還有普通人那么高。鐵腳的到來,還是給了他壓力。

    這個看似威猛,其實心智不過三歲的也不知該稱為人還是稱為妖的怪物,此時心中肯定是在責怪自己的那個爸爸為什么還不過來。就像是小學生受到了欺負,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哭泣。

    “哎呀!這小紅死得可真慘哪,是誰竟然下了這樣的狠手。這家伙應該被千刀萬剮!要知道一匹好馬可是獵人的好搭檔,這情義不下于兄弟啊!

    鐵腳蹲下身子看了看這馬的殘尸和滿地尚在流動的鮮血,開始憤憤不平起來。

    “誰?是誰干的?”鐵腳猛地站了起來,大聲吼道。

    “是它,是那個妖物!

    李猴兒和胖虎似乎是明白過來這鐵老大的意思了,這時也是滿臉怒氣,紛紛跑了上來,指著對面還在哭泣的鬼蛋大喊。

    鐵腳上前一步,指著鬼蛋喝道:“這是哪個家養的畜生,怎么都不拴一拴,竟然跑到這兒來吃馬。難道真要我來管教嗎?”

    喝罵聲中,鬼蛋開始瑟瑟發抖起來。不過這時,他的哭泣聲停止了,在身體的抖動中,他那眼中漸漸泛起黑氣。在黑氣泛起的同時,那斷掉的手指開始產生了變化,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在生長。

    “鐵大息怒,息怒。這都是一場誤會,誤會啊……”

    突然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從天而降。和這聲音一起降下來的卻是一個媚麗動人,看上去只有二年華的少女。

    衣衫飄飄,宛如仙女下凡。她從五層樓飄然而下,期間用足尖在各層的檐間輕輕點了幾點,就像一片輕若無物的樹葉一般飄到了地面。一落地,一陣香風就撲面而來。

    鐵腳忽然掩了鼻,似乎是承受不住這香氣。而身邊的典力只是輕笑著看著這一切,沒有說話。

    身后的李猴兒和胖虎這個時候可就來勁了,抬起頭來,狠狠地吸了幾口,滿臉的陶醉狀。

    少女向前,伸出纖纖細手往前一甩,笑罵道:“鐵老大,就算你不喜歡我這庸脂俗粉,也不至于擺出這種厭惡的樣子吧。你看你那些小兄弟,可是歡喜得很。如果老大不嫌棄,我這兒有好多姑娘都心儀著你,隨你挑選哦!

    “嘿嘿!不必了,不必了。聞老板還是站在那兒吧!辫F腳連連擺手,示意這少女模樣的聞香不要再靠近了。

    聞香不再靠近,這時卻皺了眉頭,用袖子掩了口鼻,指著這地上的小紅殘尸嬌聲道:“真是可憐,可惜啊。這是一匹好馬。這完全是一場誤會,誤會!

    一邊表示著對馬的憐惜,一邊又說著誤會。此時這身子已經完全把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鬼蛋給擋住了。

    “這妖物吃了我的馬,你說怎么辦吧!钡淞ι锨耙徊,盯著那聞香。

    鐵腳也跟著說:“對,是該給個交待。雖然你這兒不屬我們軍營管,但我們的人在你這兒消費,卻平白被吃掉了一匹馬,這……聞老板得給個說法!

    “!辫F腳說著,跺了一下那只鐵腳,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

    舉袖遮著口鼻的聞香臉色一變,但被袖子遮住了,并沒有讓人看見。她放下了袖子,還是笑臉如花:“當然,既然是我這里出的事,自然會給一個交待的!

    “那就把它交給我?”鐵腳忽然上前一步,指著那鬼蛋。

    “哈哈哈——”聞香瞟了一眼鬼蛋,忽然大笑,“鐵大說笑了。不過是一匹馬,又怎么能和一個人相比呢?再說,這位可也是皇上的人!

    “那——不帶走它,難道讓我帶走你?”鐵腳又上前一步,咄咄相逼。

    “哼!”聞香終于不高興了,拉下了臉來,“鐵腳,你這玩笑話說得可有點過了吧。不要說是一匹馬,便是殺了一個人,也不是你想帶走誰就能帶走的。這兒是皇上的地盤,輪不著黑甲軍管!

    這話一出,氣氛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嘿嘿嘿——”鐵腳在笑,但他沒有再說話,也沒有再動作,只是看著聞香那艷麗的面容。

    這個后院一下子又靜了下來。而此時的鬼蛋,眼中黑氣還在變濃,那斷指生長的速度也在變快,已經快要長全。

    “各位就不要爭執了,這兒有一袋金幣,足以買上十匹良馬,便作為這次的賠償吧!蔽鍢琼斏,南霸的聲音傳了下來。

    隨后,一個布袋子從天而降,砸落在鐵腳面前的地上。袋子里的金幣發出了清脆的碰撞聲。(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25选7 广东快乐十分 内蒙古11选5 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 p2p理财平台可靠吗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临沂外盘期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 9月13日股票推荐 股票k线图 2013年股票推荐 云南快乐10分 北单比分购买技巧 现在最好的理财方法 北京快3 北京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