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修真小說 > 染血的天路 > 第四十九章 南霸

第四十九章 南霸

 熱門推薦:
    望天大陸是難得四季分明的。

    因地形關系,越是靠近通天柱的方向,地勢越高便越冷,四季就分明。而越往外則越是溫暖,四季便不分明。所以處于森林邊緣的焦土鎮雖然也有四季之分,卻是不那么明顯。

    清晨有些寒意,這是入秋的表現。林間偶爾吹來的一陣陣寒風拉開了秋的序幕。

    黃葉飄飄然地從街邊的樹上落下,在地上鋪了一層黃色的毯子。整條街看上去有些蕭瑟之意,卻展現出另一番美秋的風情。

    “沙,沙沙……”

    一個伙計,一把笤帚掃去了店門前的落葉,重新清理出那干凈的街道。這是酒館的伙計,他掃幾下就打著哈欠,用手捂了捂嘴,睡眼迷離地又掃了起來。

    酒館內。

    鐵腳一臉認真地撥弄著桌上的算盤子兒,清點著昨夜的收成。大概是這幾日有些疏懶,胡子長得有些長,幾乎蓋住了半張臉。那雙眼睛卻是閃著精光,不似門口的伙計。

    鐵手斜倚在柜臺上,看著自己這位大哥那認真地撥弄著算盤的樣兒,滿臉笑意。右手抓個小壇子,壇子里裝的是烈酒,正一小口一小口地呷著。

    撥弄算盤本是個斯文人干的事兒,印象中斯文的掌柜總是長得瘦瘦細細的,擁有著纖長的十指?裳矍皡s是個壯得像牛的大漢,正揮舞著粗壯的十個手指靈活地撥著珠子。

    這是相當違和的一個場面,但他手指的靈活程度絲毫不比斯文的掌柜差。鐵手心里也是贊嘆自己的這位大哥,可算是上得戰場,也管得了柜臺的能人。

    “大哥,你也該找個大嫂了!”鐵手忽然說道。

    “恩?”鐵腳抬起了頭來,疑惑地看著自家兄弟。剛還在“噼哩啪啦”的手指也停了下來,懸在空中。

    “你該成個親了,大哥!辫F手一臉認真,看著鐵腳。

    “那個柳氏就挺好!

    不等鐵腳說話,鐵手馬上加了一句。

    大胡子上的兩只閃著精光的眼睛緊盯著鐵手,滿是疑問。但這疑問只持續了幾秒,鐵手馬上大笑起來:“哈哈哈——”

    “兄弟說笑了,柳氏雖然好,可不知道她的心意。按我看,她喜歡的也有可能是你!”

    鐵手突然一臉嚴肅,將那小酒壇子往桌子上一頓,盯著鐵腳說:“不!她喜歡的是你。也只有你才能給她帶來幸福!

    鐵腳沒有說話。

    “大哥你是個穩重而富有責任心的男人,只有你才能給她真正想要的生活。我雖然有意,但我干的卻是經常刀口舔血的活兒,不適合成親!

    鐵腳聞言,還是沒有說話,只是那看著鐵手的眼神兒更專注了些。

    兩人就這么看著對方,過了一會兒。

    “唉!”

    鐵腳輕嘆一口氣,拿手拍了一下鐵手的肩膀,說:“好兄弟,這事兒暫且放到一邊,以后再說。你說到柳氏,我倒是想起前幾日那孩子院子里那棵大樹頂上的那場戰斗!

    鐵手一聽,馬上眼冒精光,將臉湊了過來。

    “聽說是那母子與將軍交手了?”鐵手放低了聲音,“大哥知道內情嗎?聽說將軍退了!

    鐵腳搖了搖頭,也放低了聲音說:“將軍沒有敗,那對母子也沒有敗。不過那孩子自從湖中歸來后,越發地神秘了!

    “他最近都沒有再來過店里,而且聽說上次懟了一次司馬先生后,再沒有去聽過司馬先生的課。這是真的?”

    “是真的。不過……”

    鐵腳似乎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的樣子。粗大的手指摩娑著那算盤上的珠子,弄出了“沙沙”的聲響。

    “大哥想說什么?”鐵手見鐵腳這樣兒,問道。那支烏黑的鐵手按在柜臺上,在清晨漸亮的光中閃出了一絲反光。

    鐵腳略沉思,卻是突然轉換了話題。

    “兄弟尚在軍營的情報部門供職,上次在我們酒館大鬧的紋身男在獄中莫名死去的原因查得怎么樣?還有他口口聲聲叫嚷的南霸又是怎么回事?”

    鐵手確實還在軍營的情報部門供職,而且和軍營監獄頗有瓜葛。聽到自家大哥這一問,就笑了。

    “不瞞大哥說,這事兒還真是查清楚了。那等人渣死得不明不白,死了就算了。根據目前的調查結果,還不知道是誰干的。不過發生這件事的那個夜晚,恰巧是東方劍失蹤的日子。但這件事,將軍暗示不必再查!

    “叮!”

    鐵腳聽到事關那個孩子,移動了一下腳。

    鐵手繼續說道:“至于那個南霸,我們也查到了。這人是個小人物,卻也不是個小人物。只是我們一直駐守在這通天柱前,有些信息閉塞了!

    “哦?怎么說?”鐵腳抬眼。

    南霸,是南面社會上的一個霸。

    他是個小人物,因為他確實個子小。只有一米二身高的他,站起來,只到軍營大漢的腰間。但他的來歷卻不小,因為他曾經是皇上的侍寵。

    這一任皇上年幼登基。作為一個小孩子,自然是需要更多的小孩子來陪伴的。所以空大人就從各地挑了一些差不多大的孩子來陪他玩耍,而這個南霸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僅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受皇上寵愛的一個。

    “原來是個太監!辫F腳聽后,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

    “大哥可不能小看他,既然能自稱一霸,還是有些實力的!

    “戰力如何?”作為軍人的鐵腳,最關心的還是戰力,這可是立足之本。南霸既然是空大人挑選的,而且是陪著皇上從小到大的,在這個以武立國的望天大陸,戰力必是不能弱。

    “只比大哥弱些,與我相當。已經初入合氣境!

    鐵手的話印證了鐵腳的猜測。入了合氣境,意味著已經進入了武道的上層,將來有沖擊先天的可能。就這一點,已經將絕大部分人拋在了身后。

    “他不用陪皇上了?”鐵腳有些疑惑,因為太監是應該陪在皇上身邊的。

    鐵手笑道:“因為我們的皇上已經長大了,而這個南霸又是他最喜歡的一個跟班。就在三年前給了他自由和大量錢財,同時還封了他一個安樂公的名號。這個名號雖然沒有實權,卻相當于當朝一品的地位!

    鐵腳聽了,頻頻點頭:“原來如此,怪不得也自稱南霸?磥碓诘胤缴洗_實有稱霸的資格!

    “這幾天他就要到我們焦土鎮來了!辫F手忽然說。

    “來干什么?”

    “聽說是來調查他那個手下的死因!

    鐵腳曬然一笑:“雖然他是南霸,不過這焦土鎮可不是他作威作福的地方。我們的軍營也不是他能夠插手的地方!

    “是的!辫F手隨口答道,“但他有一個跟班,卻是個難纏的東西。那個是天鬼族人!

    “天鬼族?那個來自深淵的族群,不是被一道雷光給滅族了嗎?”

    “不!還剩一個孩子。三年前,恰巧被這個南霸救了,現在成了他的仆人!保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支付宝理财会不会亏本金吗 31选7 新疆18选7 蛙蛙在线p2p理财平台 2019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河北20选5 世界主要股票指数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高中生炒股赚4.5亿 云南十一选五 新疆18选7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 7m足球指数 理财平台查询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宁夏股票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