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修真小說 > 染血的天路 > 第四十五章 歸來

第四十五章 歸來

 熱門推薦:
    不安的心一直伴隨著。

    “這個該死的老龜!”東方劍在心里暗暗咒罵著。

    他在向前,尋找著回去的路。水底是沒有方向的,四面八方都是一樣的景色的。他只能憑著感覺向著來時的路游去。

    腦海里滿是那個老龜說的話!八廾,“黑劍生,人間滅”之類的,回蕩不止。他覺得腦袋都快要炸了。

    母親一直告誡自己,不能泄露自己擁有黑劍的事。她總是說只有到你擁有了足以匹敵外公和爺爺的戰力時,才能將這個事實公之于眾。

    他曾經問過母親,外公和爺爺的戰力究竟有多強?慕容說起這兩人時,眼中總是充滿神采。她說:“大陸明面上的四大高手,除了拜天教教主和望天國的空大人外,剩下的兩個就是你的外公和爺爺!

    “但他們為什么不要你和爸爸呢?”小小的東方劍每次都會睜著大眼睛問這個問題。

    而他的媽媽每次都在逃避這個問題。她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總是借口說點別的事,或者做點別的事。問得緊了,只說等東方劍長大了,有能力自己闖蕩天下時自然會告訴他。

    我是誰?

    東方劍腦海里一直在冒出這個問題。

    為什么我有這把奇怪的黑劍?我是人嗎?黑劍生,人間滅?天哪!他覺得腦袋都快要炸了。

    “哇——咕咕咕”

    他想大叫,發出的卻是魚兒一般的聲音。

    他的手腳在狂舞,瘋狂地揮動著手中的黑劍。一道道黑光隨著黑劍的揮動向著黑暗深處去了。

    水,開始雜亂無章地流動,掀起了一旋又一旋的水流。遠處不斷傳來悶聲的響,應該是劍光劈在了巖壁之上。

    水中的怪物再一次經歷了死亡的洗禮。那無規則的黑色光芒所到之處,擦著即傷,碰著即亡。無數的水中生物的尸體開始飄飄蕩蕩,血腥味漸濃。

    “呼哧呼哧,咕咕咕——”

    發泄了一通的東方劍蜷縮著身子在水中大口地喘著氣,嘴里冒出了一串串的氣泡向上升去。他覺得好受了許多。

    他想盡快離開,因為水中漸濃的血腥味讓他覺得難受。

    “那老怪物一定是騙人的!睎|方劍自言自語,嘴皮子動著。

    一陣急趕,終于脫離了那塊血腥之地。但東方劍馬上遇到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因為他的眼前,出現了岔路,而且是十幾條岔路。大小差不多,只是形狀有些差異。怪石嶙峋,水流湍急。所有的洞口都充斥著吸力,吸走了這巨大的深潭里的水。

    哪一條才是回家的路?

    魔龍還在陸續地噴著火,玩著自己的游戲。有些累了,直接就趴在了那火堆旁邊,鼻子里冒著煙,慵懶地看著眼前的大火。

    頭長兩角,頜下三根怪須的妖獸王此時正站在那火堆之前。而他的身后,站著的正是那個老龜。松松垮垮的衣裳,粗大得離譜的骨架。

    “他的劍鋒利嗎?”三根須兒蜷曲著,妖獸王一邊摸著一邊問。

    老龜恭敬地說:“非常鋒利,我的龜甲也僅僅是擋住一劍,便已經破了。大王請看!

    老龜從那寬大的衣服下摸出一物,正是那被黑劍砍了一道裂縫的龜甲。閃爍而明亮的火光下,那個墨綠色的龜殼上,可以看出裂縫已經破了整個甲,透過了火光。

    “哦?這是幾年的甲?”妖獸王轉過身來,突然表現出非常感興趣的神情。

    “大王,這是三百年的甲。若是想要真正擋住這把黑劍,估計要千年的甲才可以!崩淆斠琅f不急不緩地說。

    “你為什么不殺了他?”妖獸王突然提高了嗓門。

    “大王息怒。我仔細看過這個人類的小孩,他仿佛是個一直都沒有吃飽的樣子,而在我們這里吸收了大量靈力,那靈力值處于巔峰期。我沒有必勝的把握。而且,我覺得殺了他不如不殺他!

    “為什么?”妖獸王盯著老龜看。

    “因為我不確定擁有這黑劍的只是他一個人,還是有更多。因為他告訴我,這外面的人間還有十幾個和他一樣的人。再說據我們的記載,黑劍是消滅不了的,只會換一個主人。一切情況沒有搞清楚之前,我們還得慎重對待這件事!

    “真的還有十幾個?”妖獸王大驚,頜下三須又變得筆直,“該不會是這個小人兒在說謊吧?”

    老龜低下頭,半跪在地上說:“大王可曾記得那千年前的預言中有一句,叫黑劍生,人間危?”

    “當然,怎么說?”

    “我告訴他,黑劍生,人間滅。擁有黑劍的人是不會被人間認可的,終究會滅了整個人間。這是他的宿命。我這么做,雖然沒有殺了他,卻在他心里打下了一枚釘子!

    喘口氣,老龜繼續說:“大王放心,我已經想好了幾個人選,很快就會讓他們化為人形進入到人類中。我要讓這些擁有黑劍的小孩成為人類的敵人。等到那個時候,就是我們偉大的神獸一族占領人間的時刻!

    一陣沉默。

    “哈哈哈——好!好!好!”妖獸王大笑,拍著手連叫了三聲好。

    東方劍現在一籌莫展。

    這個岔路口,水流變得湍急。那十來個洞口強大的吸力在吸取著身后無窮無盡的來自深潭的水。

    他拄著劍,站在了水底的巖石上,不知該往哪里去。

    怎么辦?哪里才是回家的路?

    他不斷在問自己,但毫無辦法。他甚至不知道這條路是不是來時的路,記得來時可沒有這般湍急的水流。

    “嘰,嘰嘰!”輕微卻尖利的叫聲在身后響起。

    東方劍一驚,抬劍便要刺去。但在眼角余光一接觸的瞬間,他停下了劍。因為他看到,對面游來的只是一只只小碗般大小的小烏龜。而且,這烏龜并沒有表現出攻擊的態勢,只是緩慢地游在他三尺開外。

    “干什么?咕咕咕——”他想說話,自然又是一串氣泡。

    不過對面的五只小烏龜似乎懂得他的意思,在三尺開外盤旋了一陣以后,馬上“嘰嘰嘰”叫了幾聲,就排著隊兒向著前方的岔路口游去。

    這是在指路?東方劍剎那間明白過來。但我應該相信它們嗎?

    前方的小烏龜們邊游邊回頭看,小腦袋搖著,那動作正是示意東方劍跟上來。它們似乎很著急,因為它們離那些充滿著吸力的洞口越來越近。

    怎么辦?猶豫著的東方劍心一橫,想著呆在這兒也出不去,不如跟著這些烏龜拼一把。就算是那些妖獸搞的鬼,大不了一劍殺了。

    眼見著其中的一個洞口一下子吞掉了這些小烏龜,然后一個黑色的影子也投了進去。

    彎彎繞繞,曲曲折折。

    東方劍不知道跟著這些小烏龜走了多少路,不知道走了多少時間。在這靈氣充溢的水中,他仿佛忘記了饑餓和疲勞,一直行動著。

    森林里的清晨是可愛的,也是美麗的,特別是湖水。

    遠處,瀑布依然在發出輕響,蕩起層層水波,卻影響不到這處湖面,湖水平得像一面鏡子。

    薄薄的一層水霧縈繞在水面上方,似輕紗蒙面。這是一個美麗的湖,而湖水邊,一位美麗的人兒正對著如鏡的水面梳妝。

    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慕容一直在這里守望。她不愿離開,因為她堅信自己的孩子一定能夠回來。

    四面,黑甲軍在這三個月內沒有閑著,圍著這個湖建了一個新的軍事基地。人數也從原來的一百人增加到了一千人。

    林間利用地勢搭著無數的樹屋,下面布了一些防御的尖刺。除了幾個哨兵之外,這個時間,大部分士兵還在熟睡中。

    吳勝坐在一棵樹上,看著那棵斜伸出水面的大樹上正梳妝的美麗人兒,心中感慨萬千。他有點入迷,因為他已經在這里連續看了一個多月。每天的這一刻,她都會來這里梳妝。

    “嘩——”水中一聲輕響,突然一個腦袋從湖水中露出。緊接著,一個小小的**的身體出現在大家眼前。(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快乐10分 广东好彩1 中国股票指数曲线 北京pk10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25选7 新疆十一选五 500万足球即时比分 2012足球比分 安徽快3 600400股票行情 sb足球指数 宁夏11选5 互联网金融理财平台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上证指数000001新浪财经网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