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修真小說 > 染血的天路 > 第二十八章 潛入

第二十八章 潛入

 熱門推薦:
    “劍兒,劍兒!”慕容在呼喚著自己的兒子。

    “公子,快回家吃飯啰!公子——咳咳!”阿婆有些吃力的聲音也在響起,說得太急,還嗆了一下。

    但是兩人呼喚了一會兒,沒有得到回應?粗鬟厺u漸落下山去的太陽,慕容有些著急。自家的兒子雖然有些頑皮,但是每天都會在飯點準時回家。今天這是怎么了?

    阿婆也很著急,她看著慕容,想了想,然后指著隔壁房子說:“公子,他會不會跑到媳婦家吃飯去了!

    慕容一愣:“媳婦家?誰的媳婦?”

    但轉眼間馬上明白了阿婆的意思,笑了起來:“呵呵,老人家也愛說笑,這兩娃連親事都沒正式定下呢!

    “嘿!我知道這事是板上釘釘,只等公子長大就可以娶小月兒過門了。阿月這輩子肯定是公子的媳婦,怎么都不會跑的!卑⑵耪f著就笑了起來。

    “好,好,我去看看!

    慕容說著就打開了院門,向著阿月的家里走去。這時,太陽已經落下了山,天色馬上就暗了。

    阿月有心事。

    她手里捧著個碗,碗里是扒拉了一半的飯,但她一個人呆呆地坐在桌旁出神,眼前的兩碟小菜都已經沒了熱氣。

    柳氏早早地吃好飯就去了酒館,酒館的工作也是她生活的來源。雖然她沒什么技藝,但一張漂亮的臉蛋卻是極得鐵腳的歡心。只要她去了酒館,稍干點端盤子的工作,就能得到一份不錯的報酬。

    “阿月,有沒有看到小弟弟,小弟弟在不在你家?”慕容的聲音突然在門外響起。

    拿著筷子,坐著發呆的阿月突然一驚,一雙筷子從手中掉落,落在了地上。

    “哎,在家,我在家!

    突然又覺得不對,阿月努力回想著剛才嫂嫂的問話。剛才問的好像是······

    “劍兒在你家嗎?他怎么不說話,這小子,害得我們好一陣子找,看我不好好教訓一下他!蹦饺輾夂艉舻卣f著,走進門來。

    但門內只有一個阿月孤零零地坐著,并沒有東方劍的影子。難道是藏起來了?

    慕容開始四處打量著,想要找出東方劍藏身處。心里是真生氣了,覺得這兒子有了媳婦竟然敢忘了娘,真不是個好東西。

    阿月回過神來,趕緊雙手直搖,說:“不不不,他不在這里,他不在這里!

    “不在這里?”慕容看向阿月,卻發現阿月的眼神慌亂,心里非常懷疑。這小妮子怎么回事,難道她把劍兒藏起來了?

    慕容開始在房子四處看,四處找。

    “阿月,你可不能說謊。我知道你以后肯定是劍兒的人,可現在還太早了。你可不能把他藏著掖著。如果他真在這兒,趕緊把他叫出來吧!

    阿月的臉騰地紅了起來,像一只熟透的紅蘋果。

    她連忙辨解:“沒有,小弟弟真沒在這兒。他下午在這兒,后來······后來就走了!

    慕容停止了搜尋,聽到阿月的話,心里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她馬上追問:“他去哪里了?”

    “他······他······”

    阿月的臉更紅了,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慕容走上前去,拉著阿月的手,柔聲道:“孩子,我知道你對劍兒好。是不是劍兒讓你保密,不要告訴我們?”

    一陣沉默后,阿月輕輕點了點頭。

    “你可以為他保密,但我是他的媽媽,我應該知道他的行蹤。再說,他還只有十歲,雖然有點武力值,但這焦土鎮和登天路上到處藏龍臥虎,萬一他有個閃失可怎么辦?你要知道,劍兒可是等著娶你,我也等著你做我兒媳的!

    慕容開始苦口婆心地勸起阿月來。

    阿月頭低得更低了,臉色紅得像噴了血。

    “來,告訴我吧。他去了哪里?”

    “他······”阿月忽然抬起頭來,像是下了一個大決心,“他說他要為我母親報仇,去殺了那個壞蛋!

    “什么?”慕容大驚失色。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月亮遲遲沒有上來。天空被一層薄云遮蓋著,讓月光也失去了威力,天地間只有淡淡的光的痕跡。

    房子、大樹、圍墻等物體的影子都變得黑沉沉的,像一灘灘各種形狀的墨鋪在地上。

    焦土鎮上熱鬧依舊。酒館、賭聲,妓院都是燈火通明的地方,人聲喧囂。來來去去的獵人帶著玩命賺來的錢,總要在這些地方消磨,尋找人生的快樂。

    與焦土鎮的熱鬧相比,軍營就完全是另一種狀態。入夜的軍營像一只潛伏在林中的猛虎,安靜卻又充滿著爆發力。

    高高的巨木壘成的圍墻,圍墻前是一排排巨木做成的尖刺,殺氣騰騰地刺向夜空。墻內,除了有幾個地方亮著燈之外,其余的地方已經是一片漆黑。一天的高強度訓練之后,黑甲軍們也進入了休息時間。

    黑色戰甲,黑色的槍,再加上身上佩戴的黑色戰刀。

    十年后的黑甲軍與十年前沒有任何的變化。雖然十年前那一戰,損失了將近三分之二的兵員,但在十年中,這些兵員又全部補充了回來。這里,依然是十萬精銳黑甲,捍衛著通天柱與望天國之間的安全屏障。

    通天柱早年打開的缺口已經被重新封上。這十年來,也沒有人愿意冒著天大的風險去重新打開這個缺口,所以一直僵持著。

    而妖獸究竟是呆在通天柱里,或者是另有出口,就不得而知了,F在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血色登天路兩側的迷霧森林中出現了大量因靈氣而變異的靈獸。這些靈獸價值非凡,可以換很多很多錢。

    這就是嗅覺靈敏的獵人聞著味兒從四面八方趕來焦土鎮的原因。

    軍營的圍墻上,除了固定哨卡外,還有一隊隊黑甲戰士不斷巡邏著。監視著這周圍的每一個角落,防范著可能出現的兇獸。

    “嚓嚓”戰甲的摩擦聲在靜靜的夜里響著,分外清晰。

    在一隊巡邏的士兵過去以后,城墻下如墨的黑影中突然冒出來一絲黑氣,而且這黑氣越來越多,越來越濃,一直向城墻上面升起,借著夜色的掩護,漫過了城墻,直接往軍營里去了。

    哨卡上的士兵毫無察覺,巡邏隊也照常在行動,誰都不知道軍營里已經進來一個人。

    “呸!這赤身**的滋味真不好受,看來以后要想辦法弄個專屬戰衣來了!

    一個聲音在軍營里一處帳篷的影子里響起,聲音很小,細微不可聞。

    此時,黑影里,赤身**的東方劍正嫌棄地看著自己臟兮兮的身體。他利用了自己的秘密能力潛入了軍營,但這項能力的使用卻讓他覺得頭痛。因為只有赤身**,才能辦到。

    這是一個裝物資的帳篷,所以他才敢在這兒停留?纯醋笥覜]人,他再次確認了一下方位,然后向著一個方向看去。

    “是了,就在那邊!

    話音未落,一團黑色的影子馬上就從帳篷的影子中射出,迅速進入了另一處影子中。幾個起落,已經消失在軍營深處。(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新11选5 快乐赛车 广东好彩1 内蒙古11选5 内蒙古11选5 5月27日短线股票推荐 吉林十一选五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e球彩 500w即时比分 股票融资怎么做t 0 广东11选5 理财平台排行榜前40名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山东十一选五 期货配资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