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修真小說 > 染血的天路 > 第十四章 巨石

第十四章 巨石

 熱門推薦:
    一條焦土形成的大道通向了遠方的通天柱。通天柱上白云繚繞,翻騰不息。

    這千年來一直這般的景象并沒有因為那一場突發的天雷和電網而改變。仿佛那場天雷,那張電網只是一個偶然的失誤。

    但這條黑色的,寬幾十里,縱身數百里的焦土大道卻在明明白白地告訴著每個經過這里的生靈,這里曾經發生過驚天動地的沖擊,才造就了這么一條通往通天柱的通天大道。

    黑甲黑槍黑馬,就連營帳也是黑的。

    村子的北方,仇負率領的精銳黑甲雄兵正面朝著那神秘的通天柱駐扎。無數的軍士開始忙忙碌碌地筑起城墻和各種防御工事。從他們的建筑的規模來看,這是做一場持久戰的準備。

    軍營中心,一個巨大的營帳之內。

    九纓將軍仇負正赤著上身盤坐在帳里的一張桌子上。他的身旁,有一個身著黑色但在領口有金色鑲邊布衣的中年男子。他左手捧著一個碗,右手正拿著一把羽毛做成的刷子,蘸了這碗里黑乎乎的東西往仇負的身上輕輕涂抹。

    “將軍那天究竟遇了什么?”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一邊涂抹一邊問。

    在那黑色藥液涂抹上去的時候,仇負渾身竟是顫抖了一下。但馬上就平靜下來,因這一顫抖,身上那數百條線狀的傷口中又沁出一些血水來。

    仇負沒有說話。

    那個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小心地涂抹著,又說道:“將軍當日這傷口極深,經過這幾天治療已經快要愈合,若是再過幾天,肯定無事!

    “將軍是望天國屈指可數的先天高手之一,向來受空大人器重。真沒想到,這小小的破敗山村里,竟然還有能傷得了將軍的人!

    “從這傷口來看,對方應該是在一瞬間釋放出了數千把鋒利的刀片,意欲將對手絞成肉泥。那兩個未能回來的黑甲將士應該是在片刻間化為了這天地間的塵!

    “可我難以想象的是,將軍身為先天高手,竟然也防不住這攻擊?思來想去,這望天國除了空大人之外,還有誰能發出這樣的攻擊呢?”

    絮絮叨叨中,中年文士已經將碗里黑色藥液全部涂到了仇負那肌肉光滑卻又蘊藏著巨大能量的身體之上。

    仇負將上衣穿上,面無表情。

    “司馬先生,雖然你是空大人派來指導軍中事務的,但這黑甲軍是我的黑甲軍。這里的一切都將由我作主!

    “那日的事情發生得非常突然,中間有太多的意外。我只能告訴你,我遇到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苦思這幾日,我覺得這力量并不是這世上所有,但我沒有任何頭緒。所以,這件事情還需調查清楚才能有答案,你就不必再問了!

    仇負冷冷地看了一眼司馬先生,說道。

    司馬先生愣神了一下,將那空碗置于桌上,向著仇負施了一禮,笑道:“將軍不必生氣,我只是問問。這里的一切當然都是將軍作主,但我需要向空大人匯報軍情,所以想了解一些實情罷了。既然將軍還沒有答案,那我就再等等吧!

    仇負瞟了他一眼,說:“恩,你就再等等吧!

    說罷,穿上黑甲,掀帳而去。

    司馬先生看著出門而去的仇負,搖搖頭說:“怪哉,怪哉!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讓一個先天高手的九纓將軍退了?這小小村莊真是古怪。凌駕于先天的力量,這世上可沒有幾個人做得到。怪哉,怪哉!”

    軍營中有營帳成片,也有那高臺遍布。

    高臺都是由巨木搭成,結實異常。軍士們正在搬運著一根根的巨木,將它們搭成了一座座營帳和高臺,還有訓練用的各種場地。而營帳四周,則是用巨木筑起了城墻。

    黑甲軍不愧是精銳之師,望天國最強的武裝力量。那一根根數百斤甚至上千斤的巨木被他們從幾十里外,未曾化為焦土的林中取來,兩人一根,健步如飛。

    熱火朝天的軍營建設,讓一個個士兵都脫去了黑甲,露出健壯的身軀,赤膊上陣。因出汗而顯得油光發亮的身體在陽光下很是醒目和耀眼。

    這是一群鐵血的漢子。

    “將軍!”

    “將軍!”

    仇負所到之處,迎來一片片的敬禮和致敬聲。冷面將軍雖然面冷,對于部下卻是視若己出。他可以為士兵系衣帶,也可以喂受傷的士兵吃飯,甚至能為士兵吸去傷口的膿血。

    這是一個殘暴成性,冷血無情的將軍,同時也是一個愛部下如愛兒女的將軍。

    仇負一路行來,頂上紅纓在陽光下泛著血色,隨風飄揚。面對著士兵們的致敬,他微微頜首,但臉上依然冷若冰霜。

    他有點郁悶。

    他覺得那個司馬先生有些討厭,但他卻是空大人派來輔助他的。不得不說司馬先生在行軍打仗方面很有才華,但在絮絮叨叨上更有才華。

    莫名其妙出現的黑劍令他震驚,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力量在背后支持著那個弱女子。他不怕死,但他不想這么莫名其妙的死。他也知道,這股力量絕對不是這個姓慕容的女子所有,要查出真相,需要時間。所以,他答應了她的條件,達成了協議。

    “將軍,這邊請!

    士兵們依然尊敬而又熱情地招呼著他。

    他一步步,踩著那木頭搭成的樓梯,上了這個高臺。高臺下,有個比武場,幾對士兵正在那兒捉對兒練習著廝殺,旁邊歡呼聲震天響,時不時會爆出喝彩的聲音。

    冷若冰霜的面孔竟是不經意間露出一絲笑意,他登上了離地二十多米高的高臺頂上。這里可以看見軍營的全貌。

    一桿黑色紅字的旗在風中獵獵作響,上書一個大大的“仇”字。他瞇眼看了看這桿旗子,又向著軍營四處看去。

    軍營已經建得頗有規模,基本的防御設施都已經建立了起來。過不了幾天,一切都將準備就緒,登天路即將開啟。

    迎著通天柱而來的烈烈勁風,焦土的氣息依然是那么刺鼻。

    那個方向,本是無數巨樹阻擋,軍隊難進,登天無望。但現在,一片焦土向內延伸了幾百里,那根通天柱已經快將自己的底部展現了出來。

    “先鋒隊已經出發三日,不知道現在進展如何?”仇負自言自語著,望著遠方巨大的通天之柱。

    “將軍,那是什么?”高臺上的哨兵忽然大驚,喊道。

    循著士兵的手指方向看去,一個白點正在南方天空中出現,在視野中逐漸變大,應是速度極快地飛了過來。

    仇負看著那個白點,依然面無表情,沒有說話。他向著士兵搖搖手,示意不必驚慌。

    白點越來越大,僅僅是幾個呼吸之間,白點就變成了一塊白色的懸浮在空中的巨石。白石上有幾十個白衣飄飄的身影正在談笑風生。

    白色巨石還在向著軍營接近,只是放慢了速度。

    “嗚——”軍營里忽然響起了一陣號角,那是緊急的警號。剎時,軍營一陣騷動,所有的士兵馬上行動起來。黑槍林立,黑甲縱橫,短短的時間內,軍隊就已經嚴陣以待。

    仇負難得地笑了,對著身邊的哨兵說:“不要慌,來的是拜天教那群混蛋。沒想到,他們竟然帶著種石過來?磥,這次的登天路不會寂寞!”

    小小的焦土村子里,那個僅存的房子上空緩緩升上來一根粗壯的綠色枝條,而枝條上,慕容穩穩地站著,看著那奇異的白色巨石緩緩飄來。(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8波体育比分网 非公开发行股票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个人做期货配资合法吗 悟空理财合法可靠吗 新疆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 山东11选5 支付宝理财会不会亏本金吗 同仁堂股票 天津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 安徽十一选五 澳客竞彩比分 股票涨跌原因 天津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