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小說 > 這個王爺很荒唐 > 第248章 打仗如同把上春樓一樣

第248章 打仗如同把上春樓一樣

 熱門推薦:
    一個又一個的匈狄人倒下,本來防上面的箭雨就挺難了,現在又加上碉堡里面射出來的箭,這不是更難上加難了嗎?偏偏匈狄人就算是想要還擊,他們的箭射到水泥制成的圓形碉堡上,根本就傷不到里面的人,里面的人還是可以放箭的。

    “殺!”匈狄人是大叫一聲了,他嘴張得大大地,嘴中的口水還在不斷地往下流淌著。

    他的刀就砍到了碉堡之上,“嘭”的聲響,刀砍不缺啊,而從碉堡里就是射出了一支箭來,“嗖”的一下,就射殺了這一個匈狄人。

    匈狄人是向著碉堡砍了一下,他們也不傻,他們就明白了,砍是砍不缺的,不能再砍下去了。要用另外的方法才行。

    而且從碉堡的口子里伸出一桿長槍就能把附在碉堡外面的匈狄人給刺中。

    而從上方人們是在瘋狂地扔著石塊下來的活活地砸死了不少的匈狄人。

    何利夫蒙一揮手,大叫:“上!火矢準備!還有從那口里要準備好一些干木柴塞進里面去!然后點火!燒死他們!”

    何利夫蒙還挺聰明的,他想到這一招來對付郭海陽等。

    這不,后面沖過來的匈狄人是拿著柴的,他們是要塞入碉堡之中。

    郭海陽冷笑一聲,要是這么容易就讓你們成功,那還得了?你們就等著好戲吧!

    只見到在碉堡里面的人立即就是把鐵板給放了上去,一下子就把碉堡的口給封住了,他們的柴自然是塞不進去。

    放箭?箭射到鐵板之上怎么能穿透得了?這不,匈狄人是在極力地敲打著,沒用!在敲打之中,還有一此匈狄人是倒于了血泊之中。

    而且匈狄人不可能是把兵力看著這些碉堡!更絕的是碉堡還是有口子的,人站著可以觀察外面的情況。在下方就是可以把東西捅出去,這不,鉤槍一放出去,匈狄人的腳大多是被割斷了。斷腳的匈狄人在痛苦地哀號,不用多久也會死于非命。

    這一幕讓人是嚇了一跳的,好詭異的戰法!這些戰法都是沒有見過的。

    更加讓他們沒有見過的是郭海陽手一舉,他是信心十足的。在他的身后弓箭手都準備好了,然后一聽郭海陽的命令,那就是放箭了。

    “轟!轟轟!”炸了!原來是在下面埋有火藥的,火矢齊發的,“嗖嗖”地落在了干柴那里。

    這里干柴一燃,再加上匈狄人也是準備好了火矢在亂射個不停的,現在埋在外城之下的火藥“呼”的一下,炸開了。

    頓時間,到處是火,別看郭海陽所埋的火藥并不多,沒辦法,他暫時之間找不到這么多,能起到這樣的效果都算是不錯了。

    何利夫蒙那個氣得蹦了起來!太過分了!他是被親兵給一壓就壓在身下的,不然的話,何利夫蒙就得死。

    外墻被震塌了一大片的,還砸死了不少的匈狄人。這教訓深啊,郭海陽可是好說的,誰讓你們站在危墻之下?

    在外面的戰馬一聽這種雷霆之聲,當然是嚇得亂躥的,馬兒一亂之下,那么就會四處亂躥的,見誰踩誰,才不理會那么多呢!不少的匈狄人就被他們最好的朋友馬兒給踩死了。

    驚了!袁大路全驚了!他們是萬萬沒有想到沒有打過仗的郭海陽這么狠!而且郭海陽的打法并不是兵書里所記載的,可是步步都算到了,他的能力真的是太強了。

    郭海陽的臉被火光映得通紅的,他的臉上難掩興奮之情!是的!這就是他除了荒唐名傳天下之后,又一次以武勇,以戰功!以敵人的人頭,以累累尸骨鑄就他戰神之路!

    原先的害怕早因為無比的興奮拋到九霄云外了!取代的只有無限的豪情!以及想要立功的決心!原來打仗也能讓自己亢奮,郭海陽覺得自己的身體是不是真的流淌著戰爭狂人的基因,所以才會如此之興奮!

    郭海陽高舉著刀,他大叫著:“將士們!舉起你們手中的武器去屠如狼似虎的胡人!讓他們知道,他們這些野獸在我們獵人面前只有被屠殺的份!上!斬殺你們的獵物,建立功業吧!”

    “好!”興奮!誰都知道這一刻是最佳的出擊時機!絕對不能錯過!一旦錯過的話,就不可能再來了!出擊!全面出擊!把外面的匈狄人給擊殺。

    “播州王!”一聲大呼!這是所有人對郭海陽的崇敬之情,他們是飛躍出去了!

    全都傻了的匈狄人經此重創,尤其是戰馬亂躥之下,他們就沒有了斗志,還怎么指望他們與郭海陽的大軍相斗呢?所以他們都是逃了,一個兩個逃得比誰都快。

    何利夫蒙的耳畔里還響起這樣的話:“你們會記住我的名字播州王郭海陽!”

    他不由是回頭一望,心里那個氣!真的是太氣了!可沒法子,匈狄人是被迫退離播州城,離得有些遠。他們還得先收攏回他們的戰馬才好再戰。

    方虎翼手中提著四顆頭顱,他快速地步上來了,說:“哈哈!太爽了!王爺!今天我也能體味一下猛將風采!殺得好爽!”

    這是在邀功,是的!以一人斬殺四個匈狄人是一個不錯的成就,因為在安軍士卒之中,往往是被匈狄人以一打三的,有時還不敵,而現在方虎翼做到了就證明郭海陽的麾下不乏能人。

    郭海陽轉過頭來看著袁大路以及他的部下們,“娘的!你們說說,本王這仗打得怎么樣?是不是如同把春樓的姑娘弄得下不了床一樣!哈哈!”

    這不正是說明,打仗就如同上春樓一樣嗎?士兵們省吃儉用,這些沒妻子的都會把錢扔給春樓的小姐姐的。所以嘛,這一句話就是說到心坎上了。

    粗俗!真是粗俗!不過這很合當兵的胃口,他們都是笑了起來,郭海陽無疑就是用這一句話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為此,當兵的都笑了,他們都是開心的,他們與播州王的距離拉近了,覺得這個王爺和他們也差不多。

    郭海陽便是一指,說:“本王打仗,你們服不服!”郭海陽就是要讓這些不服他的人做出佩服之意。這些將領紛紛地抱拳行軍禮:“王爺威武!我等皆服!”(www.jhvyeu.live
牛牛电子游戏 刮刮乐多少钱一张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北京快3和值推荐 快乐扑克吧 下载湖南闲来麻将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188比分直播足球比分直播188号 街机金蟾捕鱼游戏 富贵棋牌游戏大厅 希志あいの 股票市场分析 遇乐棋牌大厅安卓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一分赛车在线计划 辽宁35选7风采走势图幸运之门 德甲 武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