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玄幻魔法 太狂混沌訣 第32章

第32章

小說:太狂混沌訣| 作者:超級小小星星| 類別:玄幻魔法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jhvyeu.live,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太狂混沌訣》最新章節...
    葉峰也想起了謝龍生救唐瑞時,拿出的那個小瓶。77dus.com

    “水,水!”過了不到三時辰,謝龍生又痛苦呻吟著。

    如此這樣到了第七天。

    “嗯!全身好酸。”

    謝龍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咦這是哪里啊!不會是陰曹地府吧,怎么會全是冰塊啊!我記得傳說中的陰間不是這樣的啊!啊!我的手!”

    謝龍生抬起手一看,發現自己的雙手還在,又把目光投向雙腿,也發現雙腿也在。他不敢相信的動了動手,又抖了抖腳,終于發現這一切是真的后,才摸摸自己的腦袋,“這是怎么回事我記得我死的時候雙腿和右手都沒有了啊!”

    “死,你小子離死還早著呢!”

    尋著聲音的來源,謝龍生看見云海洋和葉峰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

    “云長老,葉組長你們怎么在這里?”謝龍生臉上略帶著驚訝。

    “還不是為了你這小子,你都昏迷了七天了,你自己不知道吧!”云海洋打趣道。

    “七天,不會吧!那這里是?”謝龍生疑問道。

    “這是我和王長老鎮守北海之島時居住的洞府,由于你當時受傷嚴重,所以大長老就命令我們兩個把你帶到這里來療傷的。你都不知道你來的時候有多么恐怖,全身除了軀干、頭、和左臂就沒有好的地方了,可是現在看來你還是恢復的不錯的。怎么樣是不是沒有問題了?”云海洋笑呵呵的說著。

    “啊!這樣啊,那真是謝謝兩位的照顧了,我現在不礙事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這手和腿,有點生疏。”謝龍生抬起右手,捏了捏拳頭。

    “生疏?不生疏才怪了,這可是剛長出來的,你原來的手臂和雙腿早就被那狂暴的能量給毀了。”云海洋沒有好氣的喝道。

    “什么,剛長出來的?”謝龍生一陣吃驚,雖然他對于元嬰期修士的再生長能力也有了解,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對于涉足修真不足兩年的他來說未免太稀奇了。

    “哇,想不到元嬰期的能力這么變態啊!只要七天就長好了。”得知七天長好的手臂和雙腿的謝龍生還是忍不住的驚嘆了出來。

    “七天?你想得美,除了你我還沒有見過有這么變態的,你看看我的手帶現在還沒有長齊全呢?”云海洋好笑的罵道。

    謝龍生聽完望著云海洋,果然在他的左臂上依然還有部分手指未長出來,看到這里謝龍生再傻也知道這肯定是由于自己在抵擋能量前喝的那個玉、漿露了,這東西要用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管用,心想看來要回去問龍青青多要點,反正戒指里的這個東西也不多了。

    想到了這一點,謝龍生的心情就一陣開心。

    “好了,說說吧!”云海洋看見謝龍生那隱隱的微笑,開口問道。

    “說說?說什么?“謝龍生迷糊的反問。

    “別給我裝糊涂,你以為我不知道啊,安當時的能量波動來說你應該抵擋不了的,更不用說還去救大長老了,我真不明白你的雙腿和右臂也沒有了,軀干等重要部位,竟然還在,說實話當時我看到你躺在地上的時候真害怕你要尸解去散修了呢?”云海洋想到趕到是看到謝龍生那恐怖的樣子就后怕。

    謝龍生看到云海洋的表情,感覺到云海洋對自己的真誠,心里默默感動。他摸了摸腦袋,“這個云長老說句實話我也不知道,只是當時我就感覺到那能量太恐怖了,就感覺到身上一痛就失去了知覺,等醒來的時候就在這里了。”謝龍生無奈的聳了聳肩。

    “嗯!”云海洋眉頭一皺,不過隨后就舒展開來,“也對,當時你跟死了也沒有啥兩樣,你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既然你醒了那就再休息一下好好修煉,恢復元氣,我去通知大長老你醒的消息。”說完云海洋就轉身離去。

    而葉峰也和謝龍生點了點頭后緊跟著云海洋出了洞府。

    謝龍生看見云海洋和葉峰離去后,原本笑嘻嘻的臉立馬變得驚訝,他做起身子,用手撕開了衣服的胸襟,在那里一個印有奇怪的紋身顯露出來。

    在云海洋提問的時候,謝龍生怎么會不清楚呢?正因為他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自己才只能以失去知覺來搪塞過去。

    因為救他的就是當初在擊殺了河田一郎時那個莫名其妙被鉆進自己身體的玉盤。對于這個東西謝龍生一直心里都發毛,畢竟這家伙雖然對自己無害可自從進入自己的身體后,這東西就一直沒有動靜。

    謝龍生曾經幾次嘗試的去擺弄他,都無濟于事。可這次在謝龍生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它竟然主動出來,變成了一個護住他身軀的一個盾牌,而他之后的吐血、心臟的疼痛以至于昏迷都是吃不消這股被反震之力而造成的,也就是說謝龍生完全是很沒有出息的被盾牌的余力震暈的。

    在得知了這一點后謝龍生無論無何也不會和云海洋說的,要知道這可是當初他沒有經過龍組的上級同意就自己沒收的東西,雖然不是正常的沒收,但那也是真真切切的變成了自己的東西,這一點說實在的就是貪污啊!

    就算他想還也還不了,不可能自己去把胸膛的肉挖掉吧!所以謝龍生只能默默的隱藏著。

    想到這一點謝龍生無奈的笑笑,他重新扣好了衣扣,突然看見自己的左手無名指上的蛇形花紋,這一次他更吃驚了。

    他可是明明記得自己的左手當時并沒有被玉盤所化的盾牌保護在里面啊!可是自己的左手怎么會好端端的呢?而左手和右手的區別就是左手帶著這個便宜師尊給他的軒轅戒指。

    這一發現不得不讓謝龍生吃驚,因為他的推測沒有錯的話,這個戒指應該有某種防御的能力,如果自己能夠控制這種能力,那不是以后自己就立與不敗之地了。

    謝龍生心里不由得狂喜,他鼓動自己剛恢復不多的龍神之力,并將神識衍生到戒指里面。

    一進入他就發現,軒轅戒指里的空間比以前大了一倍,他隱隱的感覺到這是和自己的突破有關,因為境界到化形期他的精神力已經進化到神識了,這無疑給了需要精神力開啟的空間戒指一個大補藥,當然這更加肯定了這個軒轅戒指的不平凡,也更肯定了謝龍生的猜測,這個師尊給的唯一禮物果然不同尋常。謝龍生開始更賣力的在戒指空間里尋找。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后,原本開心的謝龍生臉色越來越失望,因為他前前后后的逛了戒指空間幾遍,除了那一大推靈石,一個當時師尊給的玉簡以及那一瓶玉、漿露外沒有半點可以有用的東西。

    他仔細又尋找了一邊,終于失望了退出了戒指,反正這東西戴在自己的手上不怕他沒有時間找,既然是好事就算不知道也應該不是什么隱患吧!謝龍生自我安慰的笑笑就站了起來,因為他已經感受到了幾股熟悉的靈力波動正朝這邊趕來。

    第四十七章義結金蘭

    更新時間:20110701

    謝龍生剛一出洞府就看見趙千山帶著幾個長老飛行而來。

    “哈哈,謝供奉傷勢可好。”趙千山一上來就關心的詢問。

    “多謝大長老關心,傷已經好了差不多了,就是新生的手臂和雙腿還略有不適應,相信在修養一段時間應該可以恢復了。”謝龍生馬上上前拱手道。

    對于這個高高在上的大長老,謝龍生還是挺有好感的,不說別的,單單會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為龍組成員博取逃命的機會就讓人尊敬了,更何況此人還在窮途末路的時候竟然還想用自己的身體擋在謝龍生的前面這份大無畏的精神讓謝龍生永遠的刻在心上了。

    “唉,謝供奉說笑了,當說謝的應該是老夫啊!要不是謝供奉你的舍身估計不醒人世的應該是我吧!”趙千山真誠的拱手點頭,“多謝救命之恩啊!”

    謝龍生忙一閃身,躲過了這一禮節,“大長老說笑了,你也不是這樣想的嗎?只是當時情況似乎運氣屬于我的,讓我得逞了一把罷了,要是那能量快一點攻到,或是再稍慢半拍,相信在前面的一定是你大長老了。所以我們都是彼此彼此就不要客氣了。”

    謝龍生說完和趙千山兩人眼睛對望,過后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其實老夫感謝你可不僅僅在與救命之恩,還有再生之恩啊!是你的綠液救了老夫的數千年的心病,讓老夫有了進階的希望啊!”說完趙千山又做了一禮,而且這次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謝龍生本想躲避,但他發現趙千山的心里對于此禮是如此的堅決,知道修道人心境的重要,諾是不承受趙千山的這一禮估計對于趙千山以后的修煉會有所阻礙,故而當受了此禮。

    眾人看見趙千山的行禮,大多人都是表示驚 >>

    <center>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center>

    訝,可也有幾個人似乎對此不表示太多的吃驚,尤其是云海洋,王春秋等老人,他們只是一臉祝福的看著趙千山,想必看來他們也是知道困擾了趙千山數千年的大病。

    謝龍生等趙千山行禮過后,真誠的將趙千山雙手托起,“趙長老客氣了,咱們一家人何須說兩家話啊!”

    本來這一句話中的一家人就是指龍組,可是趙千山卻微微一顫,開心至極,“不錯,不錯老夫與謝供奉也算是生死與共了,要不今日我們兩個以天地為證,義結金蘭,成為異姓兄弟如何!”

    “義結金蘭?”謝龍生臉上一遲疑,和一個數千年的人成為兄弟,這個事情真是太瘋狂了。

    趙千山看到謝龍生的遲疑,略有不悅,語氣稍稍變硬:“莫非是謝供奉看不起老夫不成!”

    “不是不是,只是能與趙長老成為兄弟,我真是受寵若驚!心里一下沒有反應過來,要是趙長老愿意,那小弟在這見過大哥了。”說完謝龍生就屈腿拜見。

    趙千山聽完臉上略有緩和,看見謝龍生的動作以后,他單手揮動了長袍,向后略退了半步,也跪在地上。右手無名指、中指、食指遙指天際.

    “今日我趙千山愿意與謝龍生結為異姓兄弟,從此榮辱與共,生死同行,讓天地作證,若此身有違此誓言灰飛煙滅。”

    謝龍生聽見趙千山說完后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我謝龍生今日在此與趙千山老哥結為異姓兄弟,從此共同生死,如果有違此約,形神俱滅。”

    說完兩人重重的一磕頭,隨后兩雙手緊緊相握。

    “老哥”

    “老弟”

    “哈!哈!哈!哈!”頓時兩聲震天的笑聲遠遠的蕩起。

    傍邊的龍組眾成員雖然驚訝,但看到他們的誓約就知道并非兒戲,或許對于普通人來說誓約只是形式上的東西,但對于修道之人,誓約一旦發出就永不悔改,因為修道人修的就是天道,若有違誓約,就會接受天道的懲罰,輕者功力再無精進,重者散功成為凡人,更加恐怖的是,一旦有違誓約,就會在往后渡劫之時產生心魔,從而渡劫失敗。運氣好的還能保留元神修煉散仙,運氣不好的就直接灰飛煙滅,連轉世投胎的權力都被抹殺了。所以當看到他們立誓后眾人紛紛上來道賀。

    一陣恭喜過后。

    “老弟,北海之島的事暫時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多事之秋也即將來臨,不知老弟今后是何打算,如若無事不如去老哥的長白山對飲一番如何。”趙千山此刻心情極好,對著謝龍生提出了邀請。

    “謝謝大哥的盛情,只是小弟前幾天受傷嚴重,現在這具身體很多東西都是剛長出來的,還不是很靈活需要找一處地方清修,現在大哥你也說過了整個龍神大陸是多事之秋,我必須得盡快掌握身體來對付未來的險境,再則我也不瞞大哥,從此戰中略有所悟,得盡快參悟以追求大道。”謝龍生略帶遺憾的拒絕。

    “嗯!不錯!怪不得老弟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和老弟一比為兄的反而自嘆不如了,也罷咱們兄弟來日方長,等日后我們修煉有成,撇開煩身瑣事,過上逍遙快活之人再日夜痛飲豈不快哉。”趙千山豪情萬丈的拍了拍謝龍生的肩膀。

    “好!到時小弟一定舍命相陪。”謝龍生說出此話后不免心里有點惆悵,因為他知道要等到自己沒有煩身瑣事的時候便是救回父親的時候,而現在路還是很長啊。

    趙千山也感覺到了謝龍生的心里狀態,微微一愣,看來自己的小弟心事頗重啊,得花個時間好好開導,不然渡劫無望啊!他邊想邊問,以便不給謝龍生胡思亂想的時間,“那老弟何時動身?”此話趙千山更是用真元力,停在謝龍生的耳朵里,直接在他的腦海里炸響。

    謝龍生一下驚醒,心里知道剛才差點走火入魔,背后一陣冷汗,響起這個聲音,對著趙千山報以感激,“我想即日就動身,老哥若有要事需要小弟的,請來小弟的家鄉通知一聲。”

    “好,那為兄祝你早日復原,修為更進一步。”

    “多謝,那小弟先走一步了,諸位告辭。”說完謝龍生一縷金光過后消失在天際。

    趙千山望著那金光,心里隱隱有些擔憂。等金光完全消失在視線里后,轉身對著眾人,“云長老,王長老你二人繼續留在此地,防止他們去而復返,其余人反回龍組,共商大事。”

    “是!”眾人領命。但沒有人注意趙千山的擔憂更加明顯,“希望是老夫多慮了,蘇長老應該能應付吧。”

    謝龍生站在空中,在他的腳下,一個小山村正安靜的躺在那里,這就是謝龍生的老家謝家莊。

    此時已經是晚上9點多了,農村的晚上就是比城市的寧靜,各家各戶都已經熄滅了燈,洗漱完畢睡覺了。現在正是9月的開始,山村里的晚風帶著涼涼的舒適,趕走了白天的暑氣,吹在身上格外的舒服。謝龍生感受著農村的恬靜,在晚風的輕拂下,所有的毛孔都微微張開,在這一刻他感覺到身體輕松無比,他微微的閉上了眼睛,神識如水的波紋般擴散開去。

    很快村里的一切都如放電影般清晰的映入了腦海里。

    首先出現在面前的是一間平房,這是謝龍生出生的地方,在平房的一邊是一個約50平米的小院子,在院子里還有一些瓦片碎石,在靠近墻角的地方一個四五歲的男孩正吃力的拿著一塊黃色的磚頭,“姐姐,這塊磚頭你看好不好?”“嗯,把它拿過來我們剛好可以做廚灶的一邊。”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回應著。小男孩聽后更加賣力的把磚頭拖到他姐姐那,紅彤彤的小臉上都是汗水。“嘭”終于把磚頭送到目的地后,小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的喘著粗氣,一雙臟兮兮的小手胡亂的在臉上插著汗,不一會兒一只大花臉就這樣誕生了。“喲,這是我家的龍生嗎?怎么成了只花臉貓了,快過來洗洗,當心小狗來舔了。”一個美麗的少婦突然走了過來微笑的說著。“不要洗,我還要和姐姐玩家家酒呢!”滿是泥的小臉說不出的堅定,也道不明的滑稽。惹得少婦哈哈大笑。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牛牛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