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玄幻魔法 我成了仁宗之子 第五三一章 處置

第五三一章 處置

小說:我成了仁宗之子| 作者:布袋外的麥芒| 類別:玄幻魔法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jhvyeu.live,方便下次閱讀小說《我成了仁宗之子》最新章節...
    富國強兵,富國是基礎。

    國朝很富,但朝廷原本并不富。每年的稅入聽起來很多,結果全養人了。說國朝的軍伍用了朝廷稅入的六七成,屬于圖耗錢糧,國朝的士大夫又何嘗不是。

    整個國朝,不說那些有實職而不干活的,就說那些有官身沒實職的文臣,居然能占到文官的近三成。

    趙曦用了十多年的時間,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冗兵的弊端,新創的產業又多與朝廷相關,這些年才稍微緩解了一點朝廷的財政窘迫。

    同時,新軍的成立,也讓軍將喝兵血變得不太容易。

    同時,趙曦也在想辦法改變冗官的現狀。

    比如謀劃大理,比如工坊城和講武堂,比如皇家銀行,比如現在已經準備運行的市易寺和國營寺,包括現在爭端較大的監察衙門,都是安置官員的新途徑。

    大理,地處邊陲,又有段姓王,這讓士大夫不屑。

    工坊城與講武堂,都當做是潛邸衙門。如今官家即位了,已經沒了潛邸舊屬的便利,偏偏這兩個地方又傾向于靠實力,還是太多讓士大夫難以適應的規矩和物事,這讓士大夫望而卻步了。

    至于市易寺和國營寺,總感覺有點官不官,商不商的味道。每天計較財貨,似乎跟士大夫的價值觀不太契合。

    只有監察衙門不同。

    這是脫胎于御史臺的新衙門,不同點就在于,監察衙門有了調查權和處罰權這才是士大夫眼里最清貴的官。

    這就是為什么其他新衙門都沒現在這番龍爭虎斗的原因。

    監察衙門,不需要有太多的知識,就是那種圣賢書以外的知識,只要是會做官,不會干正事,都適合在監察衙門。

    再不會做事,難不成還不會找人茬嗎?

    后世有句話,不做不錯,做得多錯的多。這話在這個時代更能被充分體現。

    王韶被彈劾,應該就是這樣的情況。

    開邊一事,剿撫并用,這不是憑嘴就能做成的。

    剿還好說,就是安撫一道對于王韶應該有些難度。

    安撫,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許以高官厚祿,可王韶做事受秦州統轄,這讓他很難。

    趙曦想象的到,所以對于王韶克扣軍餉一事能猜到結果。

    在朝廷派員調查王韶之時,皇城司相關的探知也開始集中力量開始調查了。

    王韶確實存在克扣軍餉的事實。

    西軍待遇話,對于王韶一些莫名其妙的支出一直卡的嚴格,要不就是推三阻四的拖延

    王韶需要不停的拜訪那些吐蕃的部落,想說動人家內附大宋,光靠嘴肯定不行,每次都得帶著讓那些首領眼紅的禮品吧?這些花銷都沒明堂,他王韶也舍不得貼自家的家產

    所以,王韶就在待遇優厚的西軍軍卒身上做文章了。

    減少一些日常用度,利用一下軍卒缺額,截留一些朝廷供應等等秦州的李師n喜歡王韶這樣做,自然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就是不說在嘴里。

    至于貨市易錢,那就更不用說了。

    河湟開邊,整個配套衙門都不健全,說白了更像是臨時性的軍管,都是王韶說了算當然,這也是李師中故意給王韶這樣的機會。

    王韶就把本該屬于朝廷的交易,自個攬下來了,不僅如此,他甚至連該上交朝廷的錢糧也拿去用了

    “這是王子純的陳情表,諸位相公看看吧”

    調查組應該還沒到河湟,剛剛把朝廷將熙河令設一道的圣旨下達,王韶的陳情表就遞到了案頭。

    滿篇沒有一句辯駁的話,也沒有數落李師中的不好,甚至對自己開展工作的困難提都沒提,只是單純的說自己克扣軍餉和貨市易錢的事實。

    并且將克扣和挪用的錢糧也詳細做了說明。

    沒有一句是為自己分辯的,滿紙的愧疚,覺得對不起陛下對他的器重,沒完成陛下托付的重事。

    這一招以退為進玩的順溜。

    “陛下,王子純所挪錢糧,無一文是被其本人耗費,皆用于安撫吐蕃部落首領。其心可昭,其情可憫。”

    “另外,河湟開邊正值緊要關頭,王子純巡邊一年余,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也初步顯現了成效。朝廷設熙河一道,此時不易臨陣換將。臣以為對王子純斥責即可”

    王安石一點不忌諱的回護王韶,甚至話里都帶著一絲威脅。

    “陛下,王子純河湟開邊,朝廷不曾對其功勞少過賞賜,自然對其所犯的錯誤也不該視而不見。”

    “河湟開邊固然重要,但朝廷法度更應該維護。又正值朝廷籌備監察體系之時,王子純之事不處理,恐有損于朝廷威嚴,不利于監察衙門的推動。”

    韓琦沒明說是不是換將,只說處理跟不處理的區別,至于怎樣處理?他留了余地。

    換了王韶,是不是真的會影響河湟開邊,誰也說不準。

    “河湟開邊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容有失。王子純能在吐蕃部落中騰挪,雖然有錢糧的原因,也是他王子純戳中了吐蕃部落首領的痛點。”

    “陛下,老臣也認為不適合臨時換將,但該處理也必須處理。王相公所言之斥責也確實不足以體現朝廷賞罰分明。”

    富弼這話中肯,也算是老成持重的言論。只是如何處置還是沒提。

    趙曦說不清是他們都不想惹人,還是不想擔責任,亦或是這段時間被朝堂那些亂七糟的彈劾搞亂了心。

    畢竟,在官制改革之際,若不小心離開朝堂,說不準最后會怎樣趙曦又瞎猜測了。

    “陛下,熙河令設一軍州,在國朝諸多軍州中只能算下州規模。王子純太子中允的本官,出外主州府任上州也無不可。”

    “況且,王子純開邊之初本官為著作佐郎,并未影響其開邊事務。臣觀如今監察細則中,有降本官為處罰措施之一,對于王子純一事,朝廷也可降其本官,留其職銜”

    對嘛!韓絳所說的,才是趙曦所想的。

    都被固化在國朝原先的懲處措施上了。就王韶的這點錯,按原來朝堂的做法,無非是貶黜,對于王韶而言,無非是換個地方,本官和職銜甚至有可能還要提那么一點原本就是這樣。

    河湟已經算是苦寒之地,還能貶黜他到何地?

    在懲罰錯誤和維護朝廷威嚴之間,用這種降其本官留其職銜的做法最為可取,就是王韶,也不會對此有怨言。5(www.jhvyeu.live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牛牛电子游戏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龙虎老群 澳门博彩即时赔率 血战到底游戏下载 pk10计划群微信 做输入法 如何赚钱 14场胜负 腾讯分分彩计划精确版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百度彩票 山东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 孤岛惊魂5 快速赚钱 快乐8 七乐彩选号技巧顺口溜 辽宁35选7大星彩票 河北十一选五 刷抖音赚钱真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