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玄幻魔法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第五百二十一章 背著國徽的人

第五百二十一章 背著國徽的人

小說: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jhvyeu.live,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最新章節...
    三十一歲的流動法庭法官林杰正在收拾著自己的東西,作為一個有著三年流動法庭工作經驗的林杰,他深刻的知道出門在外需要準備許多的東西。77dus.com

    鄉級之下需要去的流動巡回法庭地點往往都不是那么方便,如果自己不準備相應的東西,那自己是要吃苦頭的。

    保暖內衣一套,換洗的內褲兩條,法官袍和配件用特制的塑封袋單獨裝著。資料書厚厚一本,筆記本電腦一臺。五連裝方便面一袋,塑料碗筷一副,火腿腸一袋。風油精……嗯,冬天應該用不到。還有一個便攜式充電熨斗。

    不過創可貼和小瓶的碘酒和酒精要帶上,誰都不能保證每一次出巡不會出任何小事故。

    林杰想了想還是多帶了一包面包,因為這次出去來回要兩天的時間,雖然說當地會提供餐飲住宿,但有的時候吃的可能還不如方便面和面包。自己上次去下面的農村,自己泡了包湯達人,結果借住農家的那個孩子盯著自己的泡面看了好久,口水一直流。

    自己沒辦法,只好把泡好的面給了那個孩子。對于這個孩子來說,泡好的湯達人方便面散發出來的濃烈香味是難以抵擋的。在城市里許多自詡為有生活追求的人來說,這種泡面的香味只不過是低劣的食用香精,完全比不上野菜炒竹筍的清脆爽口。但是對于在春天要吃整整一個月野菜炒竹筍的孩子來說,泡面的香味簡直就是人間美味!

    雖然說現代城市人都推崇所謂農村的原生態生活,包括農村原生態飲食,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很多綜藝節目把視角投向了農村。

    也許經濟發達的鄉村生活確實不錯,但是在一個只有五百多人的小村莊,村里唯一的小賣部賣的都是康帥傅和雷碧的貧窮鄉村,其實日子并不是那么好過的。

    “小李,你的東西收拾的怎么樣了?”林杰轉頭對著自己的助手小李問了一句。

    小李是今年剛從法學院畢業的大學生,當年讀大學的時候千軍萬馬的闖過去,好不容易考到了華東政法大學。等到大學畢業,又是千軍萬馬的參加國考,一次就考取了公務員的資格。

    小李的人生路順了二十多年,但是自從參加工作之后,小李覺得自己人生的運氣大概在兩次關乎命運的考試中用完了。

    雖然自己被分配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司法系統中當公務員。但是分配的具體工作讓小李不是那么滿意。

    聽到林杰的問話,小李用不是很熱情也不是很抗拒的聲音說到:“帶好了,換洗的衣服。穿的登山鞋,包里放了一雙皮鞋,等到開庭的時候穿。制服領帶領花都帶了。連錘子都帶了。”

    小李翻著背包把東西檢查了一邊,還是那種熱情不是很高的態度。

    林杰就當沒看見了,因為快過年了還要出去甚至小年夜都趕不回來過,是誰的熱情都不會很高。

    畢竟巡回法庭是個苦差事,但凡在司法系統里有點背景關系的都不想做這事。

    “還有個大家伙要背呢。”小李說的大家伙是放在桌案上的一個大國徽。一個標準的八十厘米直徑合金壓鑄國徽,國徽上面有很多細小的刮傷,可以看得出來紅色的漆底有些地方斑駁了,但是又被紅色的油漆補過色。

    看上去這個國徽用過很多年了,但是保養的很好。眼色依舊鮮艷,紅黃色依舊閃耀。

    “法警什么時候來?”小李說著這話,他的潛在話語就是他不想背這個國徽。因為合金壓鑄的國徽很沉,八十厘米標準直徑國徽的重量在三十五斤左右。背著這個可是很累的,小李自覺自己也不是運動員,背這個可受不了。

    “法警不回來了。”準備室的門被推開,江華笑顏如花的走了進來:“林杰,有兩年沒見了。”

    “江華!真是好久不見。”林杰是認識江華的,因為他的女朋友林曉是江華的好姐妹,前兩年過年的時候大家也一起吃過飯。

    江華是在治安系統工作,自己在司法系統工作,也算是半個同事了。

    “你怎么來了?”林杰對江華的到來有點驚訝,所以他也就忽略了跟在江華身后的張桐了。

    “幫你的兩個法警頂個班。”江華說的是實話,原本她不是司法系統的。本來她想要來跟著林杰一起是很麻煩的。

    不過江華也算是治安系統,尤其是特偵部門的明日之星,再加上現在也是過年時期,原本就沒有人想要在這個時候還出遠門。

    江華周轉了幾個部門做了協調之后,雙慶這邊算是答應了江華這樣的請求。反正也不是要在雙慶執法,只是陪同當法警,順便負責保護法官的安全而已。所以這邊也算是松口了。

    剛好還可以給兩個原本就不太愿意這個時候出門的法警放個假。

    “你當法警?”林杰有點不太敢相信江華說的話:“別逗了,你什么級別啊給我當法警,我還敢使喚你?”

    “不是開玩笑,真的。林曉有點擔心你,所以讓我幫個忙。反正也就是陪你走一趟,沒什么關系。”江華聳肩:“所以這次是什么案子?”

    “比較麻煩,是下面的村里出了一起傷人案,具體案件很復雜,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鄉鎮派出所調解不了,你也知道的下面小的鄉鎮一級的派出所沒什么警力,現在出事的村子里情緒很激烈。派出所也不敢去強行帶人。所以只能臨時法庭下鄉了。”

    林杰如此說著,而跟在林杰后面的小李看著自己的上司和一個漂亮的不行的女警在聊天,他原本想要自我介紹一下的。但是看了眼江華肩膀上的肩章級別之后,他暗自吐了吐舌頭不敢說話。

    既然要當法警,江華還是要把制服給穿起來的,這樣正式一點。

    不過沒有制服的張桐只能穿著中華立領跟在江華后面了,小李看了眼張桐,他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說話的好。好像這里人級別都比自己級別高啊,所以也就是說……

    “小李,背上國徽,走吧。”林杰下了令。小李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本來帶的行李就要十幾斤重了,再背一個三十多斤的國徽,怕是要把自己累死啊但是怎么辦呢?官大一級壓死人啊,自己總不能讓林杰背吧。除非自己不想再雙慶的司法系統干了。

    法官幫助手背國徽,這事要傳出去,整個雙慶的司法系統不知道要多嫌棄自己呢。

    就在小李有些不情不愿的準備背上國徽的時候,張桐一把手撈起國徽已經捆好的背帶,然后直接背在了身后。

    “行了,我來背吧。江華你幫我背下行李。”張桐把自己帶的行李轉交給了江華,江華對此倒是無所謂。重量不是問題,主要是背著行李在背一個國徽,人會很不舒服。

    “走吧,我們要趕路。爭取今天晚上能到地方。”林杰一揮手大家前往停車場。

    巡回法庭下鄉工作,法院自然是會派車的。派的是一輛九座依維柯,里面還挺寬敞的。趁著趕路的間隙江華也把張桐介紹給了林杰,兩人打了個招呼也算是認識了。

    “大家抓緊時間在車上休息一下啊。”林杰非常有經驗的對眾人說到。

    “嗯?坐車不能到嗎?”江華有點詫異。

    “到不了。我們川渝貴這些地方多山,很多鄉村都在大山里面,道路根本修建不進去,只能是修到山腳下或者是到一些大村。小村就還是只能爬山靠走的。不過最近幾年好多了,國家村村通工程還是有很大用處的,很多原本不通車的鄉村現在至少有條單行車道。”

    “這方便了很多了,早幾年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那個時候雙慶下面的一些村子是完全沒有可以通車的道路的。車道就只修到鄉鎮一級,我們只能坐車到鎮子上,然后在跟鎮上借一頭驢背行李,人和驢慢慢的走著山道在村里來回尋訪。現在好多了,至少減少了二十公里的行腳路程,在山道上走的話,二十公里背著行李至少要走五個小時。”

    林杰說的很輕松,面帶笑意,但是坐在后座的小李卻渾身打了個抖。就現在的工作他都覺得幸苦的不想干了,早幾年那種情況他更是不想做。

    張桐看著林杰有些好奇的問道:“林法官,你做巡回法庭很久了嗎?”

    “嗯,從畢業做到現在。”林杰點點頭:“那時候我是助手,老法官退休之后我頂了上來直接當庭審長了。我應該是全雙慶最年輕的庭審長了吧。”林杰最后一句話有些自嘲,但也很現實。

    31歲在雙慶這種直轄市當上法官,放在全國的司法系統里都可以說是年輕有為了。

    但實際情況卻很復雜,小李在內心嘀咕一句:你當上這個庭審長不還是因為沒人想干這個,要是在市區當個基層法院當庭審長,你看看你搶不搶得到位置。

    “巡回法庭很幸苦吧。”張桐不是很了解巡回法庭,他只記得在很多年前自己被學校組織看過一場名為馬背上的法庭的電影。

    說真的,那個時候張桐看這電影看的差不多睡著了,這種電影完全不吸引他。完全沒有其他學校組織學生去看的美國大片亡命天涯好看。

    不過在昨天聽了林曉和江華的對話之后,他憑著記憶又在網上找到了當年看的馬背上的法庭,依舊不是那么好看精彩。沒有跌宕起伏的劇情和大跌眼鏡的反轉,一切都如此平淡,但是這一次張桐看完了,沒有覺得困,也不覺得時間難熬。

    汽車行駛到了一個有兩千多人的大村落之后就停了下來,司機對林杰說到:“林法官,剩下的路我走不了了,靠你們自己了。”

    “幸苦了。”林杰對著司機點點頭。他搶在張桐之前把國徽捆在了自己的行李上,然后雙肩背起。

    張桐看了江華一眼,江華表示隨林杰去吧。

    不過背著國徽和行李的林杰突然感覺肩膀一輕,好像背上沉重的國徽在一瞬間沒有重量一樣。

    林杰很快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轉頭對江華致謝:“謝謝了。”

    “不客氣。”

    雙慶地區或者說整個云貴川地區都是多山少平地的地形。錦官城能被稱為天府之國就是因為它的地勢平坦,是整個云貴川地區少見的好地形。

    而大多數云貴川的地方可都不是那么好走的,不然當年李太白也不會發出蜀道難難于上青天的感慨。

    即便是這些年國家發展迅速,但是西部地區的開發那是那么容易的。開發一個雙慶就已經是投入了海量的資金了,而且這還不能說完全波及到雙慶下面所有的鄉鎮自然村落。畢竟雙慶太大了,和一個面積稍小的省差別不大。

    巡回法庭的任務其實很重,因為散居在山里的自然村落還是挺多的。

    剛剛跨過一條鐵索木板橋,踩在有些濕滑的砂石路上,小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那些住在山里的人為什么不搬出來,每次進山都累死了。一個月有半個月的時間都在雙慶的山里轉悠,蛇多蚊蟲多,倒霉的時候還會碰到山體滑坡。車也進不去,要是受傷了連個醫生都找不到。”

    小李是完全無法理解為什么有那么多人還住在山村里。而背著行李和國徽前進的林杰頭也不回的說到:“有很多原因,主觀或者客觀,各種問題捆綁著那些山民,讓他們只能生活在大山之中。他們倒是想去雙慶渝中區居住,你給他們買房子嗎?”

    “我……我哪買得起啊。我自己的婚房都買不起,女朋友都在和我鬧別扭呢。一個月有半個月的時間在外面飄著。工資和待遇也不高……”小李弱弱的說著。

    張桐背著自己的行李跟在林杰后面,雖然道路有點濕滑但是對于張桐來說并沒有什么問題。他可以很輕松的一邊行走在山路上一邊和林杰聊天:“林法官,問你個問題啊。”

    “說。”

    “你想當**官嗎?”

    “當然,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當最高法院的**官呢。哈哈。”林杰笑了出來。

    “不過當巡回法庭的法官很難提升吧。”

    “看運氣吧。我想當**官,做夢都想的那種。不過如果要我做巡回法庭的法官我也做。畢竟這些事情總要有人做吧。張桐,你知道為什么要有巡回法庭嗎?”林杰這話雖然是對張桐說的,但眼睛卻看著正在幸苦爬山的小李。

    張桐很配合的說到:“為什么?”

    “因為這個世界上總是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的。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矛盾,有矛盾就需要解決。我們國家的法治進程一直在推進,但速度還是太慢了。在我們國家還是有很多法外之地,在那些偏僻的鄉村,人們解決問題的方法也許很粗暴簡單。如人口拐賣,如殺人傷人,在那些法律力量無法照射到的地方,人們會憑借自己的想法單純而粗暴的解決這些問題。”

    “甚至一個人犯法全村抗法的情況發生。之前我跟隨的老法官就說過這樣的案例,在八十年代云南云南的鄉下就有一家三兄弟是光棍沒有結婚,于是三人湊錢從人販子手上買了一個女人當媳婦。”

    “當女子的家人報案,公安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完全不覺得自己犯法了。他們說自己花了錢了,怎么就犯法了呢?而且全村兩百多人幫著攔下了警車,不讓警察帶人走。他們完全不懂法律,一切都只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認知這個世界。警察可以把犯人帶走,但卻不能帶走他們的蒙昧無知。”

    “巡回法庭的設立不是簡簡單單的為了處理鄉村里雞毛蒜皮的小事。我知道有很多年輕的司法工作者覺得巡回法庭占用資源又不解決什么問題,更多時候就像是居委會的調解大媽一樣,很多胸懷壯志想要處理大案的年輕人并不想做這個工作。既辛苦,又沒有成就感。”

    “但是這還是很有意義的,我們在所過之處宣**律普及法律,讓一切有法可依,讓人知道什么事情可做什么事情不可做。我想當**官,但這并不影響我做基層的巡回法官。如果連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處理不好,以后真的要處理大案就能說自己處理的妥帖嗎?”

    “這世上總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人去做的,你不做我不做就沒有人去做了。都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但那有那么多高個子啊,也許人家只不過站在臺子上硬抗而已。”

    林杰這么說著,小李低著頭抿著嘴不說話。

    山路崎嶇陡峭,即便是有江華減少重力作為幫忙,但是四人依舊走了兩個多小時才抵達今天要去的目標:羅家村。

    雙慶山路陡峭,張桐四人早上九點出發,八十多公里的路段坐車就花了四個多小時。最后剩下的十公里是靠腿走的。要是沒有江華的話,剩下的這十公里大概要走三個小時。

    從早上九點到現在下午四點,張桐等人就中間休息的時候吃了一頓面包當午飯。其實大家早就餓了。

    來到羅家村之后村支書早就認出了林杰,村支書把私人讓到了從前村公社的大房子里,這里上面有三間空房可以居住,下面則是一個很空曠的大客廳。在客廳的一角有個地爐,那也是廚房所在的位置。

    張桐開始忙活起晚飯,村里能提供的食物不算很多,多是一些素菜野菜,肉食很少,只有一根村支書拿來的臘肉和兩個雞蛋。走了這么多路,中午又沒吃好,這點東西肯定不夠吃。

    不過張桐來之前就有準備,買了午餐肉和芝士條等高熱量食物。

    張桐在忙活晚飯,而在樓上的房間里林杰取出自己的法官袍平鋪在床上,再用便攜式充電熨斗將折痕仔細的燙平之后掛在了房間的立柜旁。

    國徽被取下用白色絨布擦拭干凈之后林杰站在二樓的回廊走道上將國徽懸掛在走廊扶手之間。

    站在一樓的張桐剛準備回身叫二樓的眾人準備吃晚飯就看見正在懸掛國徽的林杰。

    夕陽的余暉通過敞開的大門照耀進來,陽光鋪灑在國徽和林杰的身上映射出一片輝煌。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牛牛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