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 玄幻小說 >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下面人的打算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下面人的打算

 熱門推薦: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最新章節

    胡蘆是一名異能覺醒者,他的異能覺醒時間其實還挺長的。已經有差不多五年的時間了,不過很長的時間內他的異能都被視為沒有太大用處的一種。即沒有企業來選他去當人才,國家也沒有重視過。

    他的異能說起來好像很雞肋,那就是超強的忍耐力。這個所謂的超強的忍耐力在最開始的時候僅僅只是表現為對痛覺有所忍耐。也就是比一般人更加的皮實耐打什么的。說起來好像不是什么特別厲害的能力。

    如果靠抗擊打能力混飯吃的話,大概可以去參加拳擊賽什么的。但是現在世界拳擊聯合會也在改組。準備學習nba那樣,把普通人的拳擊賽和異能覺醒者的拳擊賽給分開來比賽。胡蘆的異能去打異能覺醒者的拳擊賽的話是絕對不夠看的。因為參加異能覺醒者拳擊賽的可都是一群真正的大佬,攻擊力暴強的那種。自己的抗擊打能力大概是不夠看的。

    所以原本胡蘆在野雞大學畢業以后準備就是找一個普通的工作做一做。但是沒有想到,一個組織找上了自己。表示愿意給他提供非常優厚的待遇,當然做的事情和工作有一點不那么符合法規就是了。

    現實的葫蘆在思考了一天之后決定加入這個組織幫忙干活。因為現在這年頭,野雞大學畢業出來的人有什么用?拿著野雞大學的文憑,一般用人單位直接把你和高中文憑畫等號了。

    自己去哪兒找好工作?自己當時畢業想要在淮海找一個月薪四千的工作都難的不行,一般用人單位根本就不要。而這個組織開出了月薪八千,包吃包住包培訓。還給繳納五險一金、一年不少于兩次的組織旅游活動。這么好的事情自己去哪兒找?!即便是有點不合法那又怎樣?不是有句老話說得好嗎,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自己博一博說不定就成功了。

    沒錯,胡蘆加入的組織就是圣戰組織。在圣戰組織的五年內他的成長很快。這個組織好像有一套培訓異能覺醒者的方法,能讓異能覺醒者的能力越發強大。

    比如說胡蘆最初的能力是耐打。而在這五年的時間里,經過各種訓練,胡蘆的能力已經被擴展為超強的忍耐力。所謂的超強的忍耐力是方方面面的,不再僅僅是耐疼了。

    現在的葫蘆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強大。比如說超強忍耐力中包含了水下憋氣的超級忍耐力,胡蘆可以超越常人的在水下憋氣十五分鐘。

    耐疼痛耐打,普通人的拳腳攻擊已經不會讓他受傷了。即便是一般人的重量級拳王的拳頭打在他身上也只會感覺輕微的皮肉疼痛。

    鋼鐵的膀胱與括約肌,胡蘆可以忍耐住三天三夜不上廁所。這讓他在潛伏執行任務中有著巨大的優勢。

    同樣忍耐饑餓也是他的本領之一。他可以七天不飲食不飲水還能保持正;顒。

    雖然說胡蘆沒有各種看上去很酷炫的戰斗能力什么的。但是經過訓練的胡蘆已經是非常強大的一個人了。依靠自己的這些特性,他能完成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現在他在圣戰組織內部已經是小有名氣了。原本是和淮海市第一堅壁的馬克共同享譽淮海的,但是現在馬克自從被那個名叫陳小梅的女人給閹掉之后就不知所終了。

    所以現在胡蘆在淮海市內對圣戰組織的其他成員的號召力還是挺大的。雖然說他不是戰斗力最強的那個,但是卻是大家最信賴的一個。

    胡蘆長得就像是一些小說里描寫的一樣,虎背熊腰但又眉清目秀。他現在正在和自己的一個小團體在開會呢。就像是大公司下面會有斗爭,不同的成員之間會分幫派組成山頭一樣。

    其實圣戰組織內部也是一樣。大佬們有大佬們的山頭,下面的小員工也有小員工們的山頭。

    恰好胡蘆正是一個二十人左右的小山頭的領導者。這些都是當年差不多時間和胡蘆一起加入組織的。而現在他們正在自己的秘密聚會地點,一家淮海市區內很偏僻的地下酒吧的包間內聚會。

    “我說胡蘆,你說馬克找到了沒?”一個抽煙喝酒燙頭的哥們有點憂心的說道:“這小子被閹了之后我就聯絡不上了!

    胡蘆作為這個小團伙的領頭人,他搖了搖頭:“還沒。沒聽說馬克的下落!

    “!”燙頭的哥們罵了一句:“這上面是什么意思!難道小馬哥這樣被閹了也不幫他?”

    “不是說可以恢復的嗎?”另一個長得看上去是個小黑胖子的家伙接話茬說道:“不是找那個陳小梅就能接觸閹割嗎?”

    “問題是馬克現在找不到,誰去解除他的閹割!我知道那個小子,一天都離不開女色。怕不是戒了女色之后忽然之間生無可戀,然后想不開就自殺了吧!睜C頭哥左手一瓶酒,右手一只雞,嘴里叼著煙,不無擔憂的說道。

    “其實,我們本來都不是很贊同這個什么狗屁計劃的。說到底了,這個計劃危險很大!要我們在大賽上給歸鄉者們下眼藥動手腳,然后讓他們在決賽上失控暴走,然后挑起社會矛盾什么的。我覺得我們真這么做的話,我們自己也很危險。就像馬克一樣,這人說沒就沒啊!毙『谂肿訐狭藫献约旱亩贪l對著胡蘆說道。

    “胡蘆哥,你是我們的領頭人,你這事是怎么看的?明天的比賽可就輪到安排我們這些兄弟上場了!

    虎背熊腰眉清目秀的胡蘆一邊玩著自己的志寶打火機,一邊說道:“你們知道黃山那邊的事情嗎?”

    “黃山?”眾人側目。

    “是的,就是魏武昌那邊的事情。王慶元叔侄倆人做了不少事情呢。在徽省撈錢過億,組織被他們吸血不少。還有他們下面的人也做了不少事情!焙J好像在說一件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

    “所以呢胡蘆哥?重點是什么?”燙頭哥吸了一口煙、啃了兩口雞、喝了三口酒后非常認真的問了一句。

    “重點?哈!”胡蘆搖了搖頭:“你們知道我們為什么要做這次的任務嗎?”

    眾人搖頭。

    “其實就是給我們上頭的某個大佬一個臺階下!”作為老員工了,胡蘆其實在組織內也有自己的情報網,不然上面什么風吹草動都不知道的話,自己在這個組織里可混不好。自己上次去首都的時候特意和后勤信息部門的人聯絡了一下感情,大家一起研究【中發白】的時候自己可是故意輸給對方好幾萬。自己也算是建立了一些情報網絡了。

    當然,對于現在月薪已經接近十萬以上的胡蘆來說,幾萬塊自己還是出的起的。有情報,他就有想法。

    “所以啊,我們其實就是上面大佬用來轉移視線的工具!”胡蘆自己忍不住吸了口煙,吞云吐霧之間他的眼神有點迷幻。

    “!”小黑胖子罵了一句粗口:“這是不把我們當人看!為了自己的面子把我們放到這么危險的境地!”

    胡蘆聳肩:“大佬都是這樣的。不過現在有一點好,現在因為黃山的事情發了,所以視線已經被轉移了。所以嘛,其實我們也不需要太出力來完成這個任務!

    “胡蘆哥你是說?”

    “上有對策,下有政策。出工不出力這事還需要我教你們嗎?明天上場比賽之后你們明白怎么干了?”胡蘆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

    而他下面的那些小團體的成員們都恍然大悟,大家一起點頭:“好的,明白明白!”大家一致給胡蘆哥敬酒。

    當真以為所有人都是被圣戰組織的理念給吸引的?屁叻!大家都是要吃飯的好嗎!

    胡蘆抽了口煙想著:自己的房貸還沒還完呢,最近還剛想買輛車,好不容易拍到了淮海的牌照,好日子才開始呢,誰t想給組織獻身!
牛牛电子游戏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北京11选5 nba比分表 天津快乐十分 上证指数大盘 成都期货配资 新疆35选7 nba比分中文网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微信推出理财平台 华东15选5 今日上证股票指数 90足球即时比分网 股票行情走势图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 1990至2018上证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