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玄幻魔法 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正文 第2497章 請大師如實回答

正文 第2497章 請大師如實回答

小說: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作者:柳如花| 類別:玄幻魔法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jhvyeu.live,方便下次閱讀小說《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最新章節...
    豎瞳基因戰士在第三輪雖然又避開了林斌,但挑選的對手卻也不簡單。

    上一輪這個黑人團隊所展現的實力很一般,幾乎是墊底的存在。

    可是就連林斌也沒有想到,出戰的小黑身體柔韌度很是驚人,上跳下竄像只猴子,面對實力強橫的豎瞳基因戰士,不僅沒有被秒殺,反倒是先傷到豎瞳基因戰士。

    實力強橫的未必會取勝,但實力差距過大,就注定結果難以改變。

    一力降十會。

    豎瞳基因戰士只是抓住一次機會,就硬生生的將對手腦袋轟爆。

    小黑的尸體被同伴抬走,有個白人壯漢出列,抬手在胸前劃了個十字架,看向吸血鬼團隊中的一人,面無表情的說道:“威特,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要代表圣主審判你這個罪人,這一輪你可敢接受我的挑戰。”

    “丹尼爾,在我成為血族的這一百年里,想要代表圣主審判我的人有很多,結果都是我將他們的鮮血吸食的干干凈凈,你也不會例外。”

    威特冷笑著緩步上前,“你不是教廷的圣騎士,就不要像教廷的圣騎士用仁慈來遮蓋罪行。

    你應該加入高貴的血族,品嘗鮮血的味道。

    我可以代表先祖該隱,賜予你在諾費勒族中僅次于我的權利。”

    威特是諾費勒族的首領,血族公爵中實力排名前三的存在。

    “今天我就先品嘗一下你的鮮血。”

    丹尼爾沒什么表情的臉上,突然就浮現嗜血的笑容。

    他也是騎士,也信奉圣主,但他并不是教廷的一員,而是真正的圓桌騎士。

    眾所周知曾經領導圓桌騎士的是亞瑟王,東征西討,威名赫赫,在歷史上留下濃重的筆墨,只不過首席騎士和王后偷情,導致圓桌騎士分裂……事實證明,男人管不住褲腰帶,會引發很多想象不到的后果。

    效忠亞瑟王的圓桌騎士并沒有消失,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依然只是效忠王室,但和教廷的騎士一樣,視吸血鬼為天敵。

    和教廷騎士不同的地方是,他們獵殺吸血鬼并非是因為信仰,是十字軍東征的時候和吸血鬼結下的血仇,不死不休的血仇。

    圓桌騎士代表的是光明,不過光明不代表是正派。

    吸血鬼代表的是黑暗,可黑暗也不代表反派。

    總的來說……都不是什么好鳥。

    丹尼爾的實力比起威特略差一籌,但他修煉的是神圣之力,亦被稱之為圣光,專克各種邪祟,對吸血鬼的殺傷力很大,倒是也和威特打的難分難解。

    就像是沒人能說的清楚內力是從哪里傳承來到一樣,也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圣光從哪里傳承來的,但大眾普遍認為圣光是教廷專屬。

    事實上并非如此,就和道家的內力心法,不僅僅只有道士修煉是一個道理,在西方世界有不少人修煉圣光,就今天到場的這些人中,也不只是丹尼爾這個團隊的人修煉圣光。

    圣光,只是光明屬性的力量,并非什么人什么教派專屬。

    丹尼爾和威特這場戰斗,足足打了近兩個小時才算是分出勝負。

    在這近兩個小時里,林斌和夏妡都不知打了多少個哈欠。

    雖然丹尼爾和威特的戰斗還算精彩,但林斌二人的眼光實在是太高,要是林斌沒有去過軒轅秘境,絕對會對這場比斗很有興趣,可在軒轅秘境的經歷讓他開了眼界,再看丹尼爾和威特的戰斗,就有種傻子打架的感覺。

    論招式和觀賞度,丹尼爾和威特二人就真的像兩個傻子在拼命,你來我往,雖然是拳拳到肉,打的熱血沸騰,可這里不是地下拳場,激情熱血無法決定最終勝負。

    最終是丹尼爾死了,被威特扭斷脖子后吸食干凈一身血液。

    成也圣光,敗也圣光。

    丹尼爾不是沒有取勝的可能,近兩個小時的戰斗,丹尼爾將體內的圣光消耗一空,而血族的力量來自血液,沒有消耗干凈的可能。

    沒有圣光的丹尼爾,對威特就沒有絲毫威脅。

    當然,威特也渾身傷痕累累。

    哪怕吸食掉丹尼爾一身血液,傷勢也只是恢復一些而已,接下來的比斗中能發揮的實力也就七八成,還得是拼命的情況。

    “你們怕不怕圣光?”

    林斌好奇的對郝大枝低聲詢問。

    郝大枝不解的看了眼林斌,隨即才明白林斌說的‘你們’是什么意思,瞥了眼像個公主的姬瑪,他才點頭道:“這種程度的圣光沒什么威脅。”

    “那我就放心了。”

    林斌點了點頭,雖然郝大枝沒有明說,但他是真的明白了。

    圣光對吸血鬼有很大的殺傷力,但依然與境界掛鉤,像是丹尼爾的圣光就對血族始祖郝大枝和姬瑪沒什么威脅。

    可以理解為同等級的圣光才會有傷害,等級低的圣光可以抵抗。

    就在這時,天竺團隊中的一個僧人出列,雙手合十對林斌施禮,嘰里呱啦的說了什么。

    夏妡聽不懂天竺語,見林斌似笑非笑的摸著下巴,就皺眉問道:“他要挑戰你?”

    “他要讓我指點他一下。”

    林斌笑嘻嘻的點頭道:“他說他叫油條,對華夏的功夫很是向往,希望我能指點他,要是不小心把他打死了,他會幫我在佛祖面前美言幾句。”

    “胡說八道。”

    夏妡瞪了眼林斌,聽到林斌說那個天竺僧人叫油條時,她就知道林斌又耍起嘴皮子了,同時也注意著那個天竺僧人的表情,發現果然發生變化,就斷定是聽得懂華夏語,而林斌是故意在氣人。

    林斌扔了手中的煙,用腳碾碎后才緩步上前,雙手合十對被他說是叫做油條的天竺僧人還禮,而后一本正經的問道:“大師,您平時戴套嗎?”

    什么?

    別說眾人懵逼,就連夏妡、姬瑪和郝大枝也有些懵逼。

    在眾目睽睽之下問出這么嚴肅的問題,真的好嗎?

    關鍵是這個問題,和比斗有個毛關系?

    林斌依然雙手合十,很認真的說道:“出家人不打誑語,還請大師如此回答。”

    油條僧人視乎想到什么,臉色變得很是難看,眼中浮現濃重殺機。(www.jhvyeu.live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牛牛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