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樓 歷史軍事 盛唐風華 第五百七十六章 雄都(十九)

第五百七十六章 雄都(十九)

小說:盛唐風華| 作者:天使奧斯卡| 類別:歷史軍事 章節更新錯誤更新提醒添加書簽

【文學樓】歡迎您 牢記域名:www.jhvyeu.live,方便下次閱讀小說《盛唐風華》最新章節...
    烏云漸厚,月光越發黯淡,如同有人給整個城池罩了層玄色紗籠,人物景致模糊難辨。若是有人能從高空俯瞰長安,便會發現這巨大的城池此時如同一座大型蟻巢,棲息于此的蟻群似乎受到了某種刺激變得緊張。一團又一團的螞蟻離開了自己的駐地,排著橫縱隊形飛速爬行。他們的調動看似雜亂無章,但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其行動守某種看不見的力量約束,保證所有螞蟻的行動都有著目的,并非盲動。

    操縱這些蟻群的力量,乃是陣陣鼓聲。在那座荒宅的梆點聲經過六處巡城兵士的梆聲傳上城頭之后,整個城池便有了反應。軍將揮舞皮鞭吆喝,身強力壯的兵士登上城墻以及坊巷圍墻之上,揭去牛皮大鼓上苫蓋的綢布,抄起鼓槌待命。

    第一聲鼓聲響起,所有鼓手凝神傾聽,辨別著所傳來的鼓點旋律,隨后便按照早已操練精熟的曲調用力敲響牛皮大鼓,向城中兵士傳達軍令。

    長安城實在太大,即便是幾萬鷹揚兵,也不過是堪堪把守要害守衛城墻,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臨陣調度指揮,更是一件麻煩事。所謂城大難守,原因便在于此。若是如云中那種小城,黑尉遲的大嗓門吼幾聲,就能讓部下明白該當如何行事,再不然劉武周一聲吆喝,也能讓部下完成集結列陣廝殺。

    可是面對這么一座巨城,哪怕是喊啞了嗓子,也沒法把命令傳遞給下面的兵士。城中所有兵士的調度指揮,就全賴鼓號傳達軍令。發布命令的所在,則是城中鼓樓,陰世師之子陰弘智、侄兒陰弘修輪流值守發號施令。

    作為大隋帝都,長安向來是個規矩森嚴的所在,尤其宵禁制度格外嚴格。除去上元燈會金吾不禁以外,哪怕是極太平的時節,每日酉時開始便會敲八百聲催行鼓,鼓聲持續時間為一個時辰左右。行人聽到鼓聲要么急忙回家,要么投親住宿,否則鼓聲一停,全城一百單八坊的坊門就會全部關閉。這時留在街上之人便犯了夜行大罪,一旦被捉非徒即流,就算是朝中仕宦也不例外。

    為了保證鼓聲響徹全城無所遺漏,長安城內設立了眾多鼓樓用以擊鼓傳音。如今自然不需要再執行宵禁,這些鼓樓就成了陰世師的傳令臺,也是城中數萬鷹揚兵的耳目。就在徐樂率領部下沖出宅院的同時,長安城內鼓聲四起,這頭巨獸在鼓聲中漸漸蘇醒,亮出爪牙準備迎擊朝著前來挑釁的對手!

    衛玄府內。

    被衛玄招來的陰世師滿身甲胄眉峰緊鎖,側耳傾聽著城中鼓號。在他對面,一身便服的衛玄神態悠閑,輕輕晃動著手中茶盞,語氣從容淡定:“不過是一支偏師,鬧不出什么禍患。我城中數萬甲士嚴陣以待,陰將軍子侄親自督軍,骨郡丞父子亦在城頭值守。此等規模若是連一支偏師都無法應付,我們又如何守得住城池?”

    “衛公言之有理,只是這一陣我們的對頭卻不止是那一支偏師。”

    “我知道,還要加上李淵的先鋒軍,左右不過一群烏合之眾罷了。”衛玄微微一笑:“當日楊玄感謀反時,其部下兵馬多為世家部曲,號稱十萬眾,連營數十里,旌旗遮天矛戟如林,聲勢比起今日李家人馬也不遜色。可是到了攻城的時候,這些兵馬不過是搖旗吶喊以壯聲勢,誰也不肯先登奪城。說到底這些人馬乃是那些世家賴以自保的本錢,都想著打下江山裂土封疆,都怕折了自家實力。若是前陣得手,他們自然賣命沖鋒,可是攻堅拔寨以自家兵馬為別家做嫁衣這種苦差事,就沒人肯做。之所以攻弘農宮三日不克,根源便在于此。如今李家的情形也是一樣,其部眾雖多,卻各懷心思。我大興為天下雄都之首,想要攻打這座城池,必要舍出幾千條人命。那些人都想著吃肉,誰又肯送死?真正能為李家拼命的,還是本部精銳。你已經為他們備下那么一份厚禮,區區千把精兵,又何足懼?”

    陰世師望著衛玄的笑臉,心頭卻是泛起一陣寒意。從一開始就對自己鼎力相助的衛玄,如今卻有些讓他捉摸不透。他這番話乃至把自己招入府中的行為,顯然是在責怪自己的獨斷。想必是自己把那些本應入貢江都的弩機擅自截留,運上城頭以為守城之用的事觸怒了老人。他在用這種方式展示權威,讓自己以及城里其他人明白,只要衛玄一日不死,這大興城就是他說了算。不管是名義上的主人代王楊侑還是其他什么人,都休想撼動這份權威。

    對于老人這種反應,陰世師并未感到憤怒,只是覺得有些哭笑不得。本以為衛公乃是當今朝廷第一等精明人物,如今看來卻也有自己的知見障。若是李家人馬殺入城中,整個大興連同代王,都得給這座城池殉葬。這個時候還要爭奪虛名權柄,未免有些愚蠢。

    不過眼下要想守住城池,必要上下同心,絕不能和老人沖突。再者說來衛玄所言陰世師心中也自贊同,李家兵勢雖盛但人心不齊,派一支精銳偏師入城里應外合,越發證明其部下心無斗志,不能協力攻城。

    今歲桃花汛提前發作,李淵又愛惜羽毛,咬牙收容了整個長安的百姓,全軍多半瀕臨斷炊。只要自己今晚重創李家攻城兵馬,讓他們破城的希望落空,李家覆滅就在眼前。昔日謝安淝水大戰之時依舊能談笑對弈,自己今日何不效法古人,也免得被衛公輕視。

    陰世師面上露出微笑,朝衛玄點首:“一支偏師千百亡命,不過撲火飛蛾不堪一擊。他們既要送死,我就成全他們。李淵不自量力背主謀逆,他日滿門問斬之時,不知是否會后悔選錯了對手。”說到此陰世師舉起桌上茶盞放到口邊:“今晚就在這里品茗,明晨入宮向千歲報喜。”

    城外,晉陽軍營人歡馬炸如同鼎沸。夜間集結兵馬指揮調度不利,非經制官兵不能為。李建成、李世民所部先鋒軍既有河東六府鷹揚兵馬,也有柴紹、李神通部下以及沿途歸附的義師,彼此之間的差距在此時就得以體現。

    晉陽兵軍容整齊陣列森嚴,柴紹部下也自不差。可是李神通的人馬就有些狼狽,縱然早有準備,鼓聲一響依舊是丟三落四彼此沖撞,惹得軍將怒罵連連,皮鞭子在空中呼嘯,不時有軍士慘叫聲響起。比他們更狼狽的,則是那些沿途加入或是主動請纓為李家沖鋒陷陣的義軍。

    這些人馬多是綠林響馬再不就是饑民盜匪,受過軍陣操演的不多,軍紀更是渙散。他們以往的夜戰經歷僅限于偷襲打搶剽掠鄉村,兵馬所用有限。這等規模的大軍調動,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范圍。不光軍兵陣列散亂,就是軍將也找不到自己部下,只在那里大聲叫罵不止。

    李世民冷眼旁觀,心中越發篤定大軍只可進不可退。如今李家順風順水,這些兵馬打夜戰還多有怨懟言語,若是讓他們從這里撤到晉陽,還不能保證中途糧秣供給,這些兵馬不四散逃逸乃至謀反才怪。好在今晚城內有樂郎君,身后有玄甲騎。這些小角色如何動作都當不了大事。

    他轉頭看向自己身后,乘騎駿馬身披玄甲的騎士在李世民背后組成一道鋼鐵城墻不動如山,當先者則是不曾披掛甲胄也提不動長兵的小狼女步離。以往步離出陣時都在徐樂馬后,穿不穿甲胄都沒有妨礙。今晚被迫獨自出陣,行事就和往日大不相同。為了體現威儀,還是穿了身布甲,以至于小狼女怎么都不舒服。

    步離不是個將兵之人,也不懂得軍陣,但是玄甲騎如今群龍無首,大家又知她乃是樂郎君親近之人,乃至不少人都把她看成徐樂未來妻妾。既然樂郎君和其他軍將都不在,自然是她說了算。再說玄甲騎里也有不少人出身梁亥特部落,把小狼女當成族長親眷看待,于其命令甘愿聽從。

    小狼女倒也沒有隨便下命令亂指揮,只讓玄甲騎聽從李世民軍令行事,隨后就板起一張小臉乘騎坐騎,雙手緊握匕首掃視部下。她不懂得帶兵打仗,只知道誰不聽命令,就一刀刺過去正法。好在玄甲騎在徐樂苦心操練之下已經有模有樣,哪怕主將不在也不至于變成一盤散沙。

    今晚夤夜點兵集合隊伍,那些散兵游勇哪怕一肚子怨言也不敢抗令或是逃散,固然有李家威名震懾晉陽兵甲犀利等方面考量,也和這嚴陣以待的精騎脫不了關系。

    城中的隆隆鼓聲固然可以號令那幾萬兵將,卻也給城外的李世民送了消息。只聽鼓聲就知城中必有變故,樂郎君那里多半已經有所斬獲。只不過城中鼓聲如雷,城頭上更是燈火如織,不知多少火把、燈籠被點燃,證明城中必有防范。徐樂那三十人比起幾萬對手還是太過單薄,硬拼絕無幸理。

    李建成此時也帶著一隊精兵來到李世民面前,他面上帶著冷笑語氣卻故作沉重:“二郎,你這遭實在是犯了大錯。陰世師為人陰險狡詐,城中豈會無備?你看看這番布置,樂郎君縱然是三頭六臂也難以得手。此番他能否全身而退都在兩可之間,這攻城之事就更加不必想。徐家與我家多年交情,大人把樂郎君視同骨肉,倘若他有個好歹,我等又該怎樣向大人交待?你實在太莽撞了!”

    李世民緊咬牙關:“小弟心中自有主張,不勞大兄掛懷。如今城中金鼓大作,可知樂郎君等人安然無恙,我這就帶人把樂郎君接應出城,再把城池拿下獻于大人面前。若是城池不克,某便不回來了!”

    說道這里,李世民高舉馬槊大喝一聲:“隨我來!”軍中陣陣鼓聲敲響,李世民一馬當先沖在最前,兩百玄甲騎緊隨其后,在他們身后則是蜿蜒如龍的大隊人馬,向著那堅不可摧的城池沖去。李建成手勒韁繩望著兄弟背影,面上笑容漸漸消失,轉頭朝身后也一揮手,其部下人馬便呼嘯吶喊著跟隨李世民兵馬之后,沖向長安。(www.jhvyeu.live
(快捷鍵←)[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添加書簽] [章節錯誤/更新慢]
牛牛电子游戏 幸运赛车 北京赛车pk10稳赢方法 极速快乐十分 在济南山师开服装店赚钱吗 河北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福州同城麻将 没有签约的主播可以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和值 赚钱就是服务 广西快乐十分 黑红梅方规律 陕西麻将技巧顺口溜 辽宁35选7开奖时间 中国彩票网 排列5开奖结果l猪 体彩